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世龙的博客

一个一直奔走在路上的新闻人

 
 
 

日志

 
 
关于我

博主为资深报人,湘籍人士、长于鄂西、客居广东,其家为“长沙十大藏书家”之一。1993年入行至今,历任现代人报、粤港信息日报“粤港周末”、南方周末、羊城晚报、中央电视台记者和新周报总编辑(新周报被外电评为2004年中国最有影响力媒体。是年以停刊三期整顿名义荫死。2010年复办新周报周末版,再任总编辑。再因新闻纸强转文摘愤而辞职)、曾历任北京(主持并设计民主与法制时报改版)和云南(滇池晨报)二报执行总编、广东省出版集团时代周报第一副总编辑。现任武汉长江商报执行总编缉。

网易考拉推荐

新闻向学人的魅惑转身   

2013-01-11 10:33:25|  分类: 新闻生涯散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云记者赵世龙:44岁转身向学术进发             都市时报记者 宋凯欣

新闻向学人的魅惑转身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图片说明:赵世龙在西藏嘎隆拉雪山上,和林芝地委副书记李庆雄一起鸣枪庆祝爬上了雪山丫口。

  赵世龙,熟悉他的人,都喊他“老赵”。典型的湖南人性格,刚硬、耿直。2008年11月《时代周报》刚创刊的时候,新同事只闻其名,不知其人,开例会的时候,他滔滔不绝讲个没完,别人都插不上嘴。座位上有人低声发牢骚:“这谁啊,怎么像个话痨一样,没完没了还?”旁边人低头暗笑,在笔记本上写了3个字给他:赵世龙。说的人立马就不吱声了。“说吧说吧,谁让他是大佬呢?”

  现在的90后记者,或许对这个名字有些陌生,但在媒体有点年头的人,相信不会不知道赵世龙。“三峡大坝开裂”、“广西南丹矿难”、“湖南嘉禾高考舞弊案”、“广州长洲戒毒所强卖戒毒女为娼案”……这些外人看来为不可能完成的报道,在赵世龙手中,不仅做出来了,还做成了精品。2003年,他入选央视“中国八大风云记者”,到达了记者生涯的巅峰。

  赵世龙说,做调查记者就要有独行侠的状态,嫉恶如仇,敢闯敢拼。在很多人眼里,这是一个不怕死的汉子,多少新闻,都是他拿命换来的。但他说,这只是外人看到的表象,其实自己蛮讲究做事技巧的,“我要是那样性格的话,怎么能统领后来几百人办报做事呢?”

  的确,赵世龙去哪儿都受欢迎。他在中山大学教书,元旦晚会上,他上台给学生颁奖,底下的叫好声震天响。别了,学生还在他博客上留言:“赵老师,你是我们的榜样。以后在记者的路上,我们会记得你在课堂说过的话,做一个有良知的记者,赵老师!我们爱你!”一席话,让老赵感动涕零。

  如今,绚烂之极后归于平静。他在担任《时代周报》副总编的同时,潜心研究自己的学问。今年国庆,他背着包在云南晃悠,腾冲、大理、丽江……整个西南跑了个遍,不是旅游,而是搞他的考古。电话里,他兴奋地谈着他的“科研成就”,别人照样插不上嘴。他说,今年12月份左右,《时代周报》将会全文刊登他的成果。之后,他还会考虑出书。

  他还对历史感兴趣,尤其是近现代史,经常在微博上做一些去伪存真的工作,因此不时招来“乌有之乡”(一个政经评论网站,2003年开设于北京)网民的谩骂。他不但没有做还击,反而觉得挺有趣。“被他们攻击,是我的光荣。”说这些的时候,他很释然。

  从业18年,在记者的职位上,他几乎做到了极致。如今,44岁的他华丽转身,开始向学术进发。“等我50多岁的时候,我就去大学教书,把我所学的全部传授下去。”

  ●人物小传

  赵世龙,湖南长沙人,1967年12月生。1993年南下羊城,任职《现代人报》记者;1995年任职《粤港信息日报》“粤港周末”记者;1996年底至1998年底,任职《南方周末》,为新闻部记者;1998年底至2003年9月,任《羊城晚报》机动记者部记者;2003年9月至同年底,进入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部“社会记录”栏目,任编委;2004年8月,出任《知音》集团《新周报》主编。现任《时代周报》副总编。

  ●对话

  谈历史和考古

  “被‘乌有之乡’攻击是我的光荣”

  都市时报:你最近在忙什么?

  赵世龙:我正在做一个比较大的考古调研,关于长江故道的,题目叫《长江人文地理科考》。预计12月份左右就全部做完了,然后会以一组大的报道呈现出来,有5万字,10个版。

  都市时报:看你的微博,发现你经常在做一些历史矫正的工作。这是你的爱好吗?

  赵世龙:个人爱好为主。因为我读书比较多,积累比较深。你看我研究的那些问题都比较独到,能从历史的幽微处找到一些关节点。我觉得过往的就是当下的,当下的也就是往后的。其实历史都有一个矫正功能,如何从前面的经验教训看出现在的问题就很好。历史有它的逻辑和轨迹,你把这些东西看透之后就会发现,它会有很多相似的东西。用历史的框架和眼光看,有些很大的问题也是很简单的。

  作为一个学人,你会发现人的学力很重要,你的学养最后会构成你的学力,这个才是最有力量的。所以说我为什么会做这么一个工作,一方面是历史需要去伪存真,再一个就是历史关节点,一些幽微处的东西,把那个点透,对当下会有参考价值。人何必总是在犯了错误,交了学费,然后去写历史的时候才能把这些东西总结出来呢?

  都市时报:针对你发的这些微博,“乌有之乡”上有一些批评的帖子,你看过吗?

  赵世龙:那不怕。因为我做的一些东西,对前30年的政治运动有很多批判,有很多矫正。你看茅于轼批判这些不也被人骂嘛,这些都没什么的。被“乌有之乡”攻击实际上是我的光荣。

  谈媒体和记者

  “现在的年轻记者缺乏恒心”

  都市时报:《时代周报》今年3周岁了,你如何总结自己这3年来的工作?现在《时代周报》的发展达到你的期望值了没有?和同城的《南方周末》比有哪些优缺点?

  赵世龙:我这3年不全在《时代周报》。创刊时在那里待了1年,中间离开了1年,然后现在又回来。和同城相比,期望值是达到了,但和我们自己心中的期望值相比,肯定还没有达到。期许永远要比实际达到的要高。

  《时代周报》和《南方周末》完全不同型,不具有可比性。《南方周末》是社会时政类的周报,《时代周报》定性以政经资讯为主题。现在这边一些专题化的报道、深度调查,还是有它独到的地方。毛病就是,采编很毛糙,做东西有时深入不下去,专业技能有些欠缺。这要慢慢打磨,需要时间来沉淀。

  都市时报:你看现在的记者存在哪些问题?

  赵世龙:主要是看书的人不多。现在的年轻记者和我们那时候比起来,差远了。当然,像我们这种人也不多,这完全是一种个人先天气质。现在这个社会太浮躁,年轻一代喜欢玩电游、喜欢泡网。不过现在年轻人的眼界、知识面比我们广,他们有他们的优势。

  都市时报:你当了副总编之后,肯定有很多应届毕业生前来应聘,你觉得他们怎么样?

  赵世龙:我们基本上招聘的都是一些名校生,他们自学都还是很严谨的,但学养功底肯定是不够的。现在大学生草草几年下来,学养差得很远,思想也很稚嫩。但和我们年轻的时候比,他们更成型,因为他们有幸生活在一个开放的时代。我们读初中、高中的时候,邓丽君的歌听了是要受批评、写检讨的。我们是在读了很多书以后,才开始开眼界,开始怀疑、反抗、批判,之前还是死读书嘛,脑袋里灌了一堆狗屎。

  都市时报:问题的关键出在什么地方?

  赵世龙:恒心吧。和我们这一代人比的话,最大的问题是缺一颗恒心。现在的记者缺乏一些长远的规划。人的青春岁月,或者职业生涯,走起来也很快的。我觉得还是要有个十年、八年的计划吧,哪怕是朦胧而模糊的。尤其是做调查记者,有长远规划,你的专业技能才能不断地磨砺、不断地积累、不断地积淀,直到有一天你才能有所成。

  都市时报:在你看来,现在年轻记者缺乏恒心的原因是什么?

  赵世龙:我在中山大学教了几年书,上课的时候,我就教我的学生多读一些历史书。不要仅着眼于当下。有时候,当下的问题你要去更久远的时间隧道里去寻找。所今天的果是昨天的因,你把因和果倒过来,你把它看透了,那你会对今天更积极的。

  都市时报:你觉得如今记者的从业环境怎么样?

  赵世龙:现在的舆论环境已经很宽松了,现在能做的一些选题,在十几年前,是碰都不能碰的。

  至于待遇,因为以前做这行的人少,这个职业的美誉度、受社会的尊重度要高,但是不代表记者现在就是新闻民工。大家现在觉得记者多了、贱了、不值钱了,不太像以前那样尊重他们。其实以前那种现象是不正常的,现在这种现象是正常的。而且你说待遇很差也不见得,像我在九几年的时候,才2000块钱一个月,也就是比民工高一点。你说现在采编的待遇比民工低,也不见得。只能说现在这个行当正在回归一个常识。

  谈理想

  “有新闻做我就是幸福的”

  都市时报:现在你办报的理念有没有变化?

  赵世龙:从2002、2003年以后,以猛料取胜的办报理念就已经不是主流了。

  因为我觉得应该看到这个国家的一些更积极的一面,然后在它的发展轨迹里面总结出一些规律,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然后放弃正面、负面的概念,进入一个分析现象的时代。媒体需要向社会学和人文学方面转轨。还是像以前那样的话,就有点太单一了。社会是很复杂的。做《新周报》的时候,大家看它的亮点是揭黑啊什么的,实际上那份报纸的人文含量不是一两期就能够看得出来的,可惜我没有得到足够的时间。现在《时代周报》的风格就在往这方面转轨。我们仍然有批评报道,但这只是我们的一种武器。

  都市时报:你做了这么多年新闻,有没有对这个职业产生过怀疑,有没有坚持不下来的时候?

  赵世龙:那倒没有。有时候会彷徨,像《新周报》关闭的时候,我受了很大挫折,当时在家里闲了大半年。那段时间我就待在家思考、读书。其实就是脑袋里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最后慢慢地过了这个坎也就好了。人人都有这个过程,我到现在这个年龄,和五六年前、七八年前完全不一样了,现在再有这么大的挫折我也承受得起。不就是某一个阶段的结束嘛,重要的是今天。

  都市时报:经历过一次失败,而且明知环境改变不大,你为什么第二次还要回去呢?

  赵世龙:人最伟大的地方就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嘛。希望做一些尝试和改变,没有尝试和改变永远不可能成功的。我还是带有一点理想主义色彩的。我现在很骄傲的是我做了,还做出了影响力。

  都市时报:你现在觉得自己幸福吗?

  赵世龙:我觉得有新闻做我就是幸福的,因为我自己的思想、思考有了一个展现平台。

  评论这张
 
阅读(58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