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世龙的博客

一个一直奔走在路上的新闻人

 
 
 

日志

 
 
关于我

博主为资深报人,湘籍人士、长于鄂西、客居广东,其家为“长沙十大藏书家”之一。1993年入行至今,历任现代人报、粤港信息日报“粤港周末”、南方周末、羊城晚报、中央电视台记者和新周报总编辑(新周报被外电评为2004年中国最有影响力媒体。是年以停刊三期整顿名义荫死。2010年复办新周报周末版,再任总编辑。再因新闻纸强转文摘愤而辞职)、曾历任北京(主持并设计民主与法制时报改版)和云南(滇池晨报)二报执行总编、广东省出版集团时代周报第一副总编辑。现任武汉长江商报执行总编缉。

网易考拉推荐

腾冲:一座城市的玉兴玉碎(下)  

2009-04-06 01:59:00|  分类: 独家解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腾冲:一座城市的玉兴玉碎(下)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地下埋着个小帕敢”

 

依靠几百年来祖辈留下的玉石残余,他们的玉石传统继续着。地底的历史遗存如此之多,竟然支撑他们搞了几十年。以至于腾冲玉石协会会长杜茂盛介绍说:“腾冲地下的玉石边角碎料之多,被称为埋着一个小帕敢。”

 

他回忆说,1944年战后重建时,城里城外的弹坑是最好的玉石碎料倾倒处,“大家弃之唯恐不及,都往里倒,然后填平”。

 

现在那些丢掉的玉石料子,可都是好东西。特别是在矿厂出产的好玉越来越少的情况下。

 

腾冲县委宣传部的马、李两位副部长介绍腾冲的这个“新时代风俗”时说:“腾冲有段时间(上世纪80年代),很多人不愿盖房子,怕一开挖就把地底下的玉石弄跑了。城里只要有谁家拆房子,就会围着许多人,一般地底下的东西,谁先捡到就是谁的。地底下的这个习惯,甚至影响到了我们小娃娃的读书学习。腾冲好多小学生,上学时都会随身别一把小耙子,上学放学路过,见到有搞市政扩建的工地动土时,都会凑上去耙一耙,掏一掏,在土里整几块玉石碎料回家去。”

 

更有“二战”日本老兵,上世纪80年代开放后,拿着地图在城里乱转,有时推门要求“参观”居民的老房老院子。经常第二天这家居民起床后,发现院子里墙根被刨了个洞,一些战时被侵略占领军埋藏的玉石就此“飞走了”。

 

记者采访到的真实的一个例子,发生在当年曾作过日军慰安所的蔡家大院,有一天当年日本人做翻译的白翻译(此人在中国远征军围攻腾冲时临阵反水,并提供了日军轰炸机队将要助战的情报,最后导致多架日机被中美飞虎队击落而立功)回来了,在蔡家大院转来转去。第二天有人发现院子门口的一块石板好像被人翻动了,扳开一看,底下留着一个埋坛子的空洞印。腾冲人一直认为白翻译偷偷取走了当年日军抢掠埋藏的金银珠宝。

 

在记者走访腾冲老玉加工的侨乡和顺、荷花乡时,见到很多这种地底下刨出的老玉碎料,是加工小挂件、小物件的抢手材料。

 

因为好玉难求,一般矿厂发现好材料了,就会有大量从事“掮客”、当中间商介绍人的消息灵通人士,负责把这消息告诉各路做玉“神仙”。成交后,中介费根据行规按5%10%计、好玉高更高。

 

大部分玉石料外面都有一层璞,也就是行家所说的“皮子”。买石料者一般只能根据出矿的井口的总品级和一般矿属性来判断。卖方一般在矿石的皮上,开一小点磨窗现出里面的玉质,双方根据这一点“露肉”,反复观察,分析玉石的成色。看好了后卖主漫天要价,买者着地还价,价钱讲定就不能反悔。解上一刀,亏赚立见。

 

这种交易方式被形象地称为“赌石”,是自古进厂购石的主要交易方式。腾冲人胡建茂就是这样一个长年行走在帕敢,开商号走厂“赌石”的行家。像他这种走厂的,光腾冲就有100多号。

 

出国进货时,不可能身上带那么多现金,那边兵匪黑道的人太多,很不安全。商人就在自己的银行账户上,往专门从事中缅双边汇兑的这类地下钱庄在国内开设的账户上,划拨一笔需用额度的资金。然后带张条子到帕敢那边按黑市比价提现缅币,钱庄汇兑收取1%的手续费,相当讲信誉。从事这行的,多是在缅华人华侨,甚至很多就是腾冲人。有时划拨的钱用完了,而这边还想进货,人头熟的还可以赊账,回国后再归还。

 

胡一般每年出国走厂几次,有时达到1020次,一般带(汇)过去几十万到几百万元,回来在海关给所购玉石上税就算合法。因为近些年缅甸一直不允许玉石从厂区直接对中国出口,有时会将走厂的中国客商抓起来。

 

2006年就在缅甸被抓,关了半年多,最后找人花钱费了老大劲才放回国来,进的货也全被没收了。但他还是每年去走厂多次,照样购石运回来。抓着就当是亏了,反正那样也比直接到佤城进石和到仰光竞石的成本低得多。

 

他经营的毛料和成品,有70%80%卖到了广东。关于赌石,他说自己只是略有赚头,当然这只是不把话讲满了的意思。杜茂盛会长为此特地带我们去见了一位叫李本志的走厂人,他是行内公认的“赌石”高手,前不久在缅甸“赌石”大赚了一把。

 

因李本志有“赌石王”的美名,一般他开价时,会有很多同去的人一起押宝,这样风险共担,赚了也按比例分成。那次出国他一共“赌”了几十块石头,都亏了,别人都不跟了。这时他又看中一块 2公斤多的石头,他凑借押了40万元。一刀解下来,里面是纯绿的极品翡翠,光材料就值过千万元。

 

在他的大成公司商号柜台,记者见到了用这块翡翠加工出来的几件玉器,三件一套的小挂环售价20多万元,一只雕琢成辣椒状的绿翡翠挂件,售价40多万元。伙计介绍,同样用那块玉雕成的一个珠串和一对手镯,分别在香港卖了1700多万元和400多万元……

 

腾冲:一座城市的玉兴玉碎(下)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玉都复兴临八面竞争

 

改革开放之后,我国恢复了玉石业的贸易及生产加工。1981年恢复了边境小额贸易,腾冲人重新得以由缅甸进口玉石,中缅边贸也随之活跃。由于历史地缘优势,逐渐形成了畹町、瑞丽、陇川、盈江、腾冲五大交易市场。

 

说起腾冲现在面临的优劣长短,腾冲玉石协会会长杜茂盛说:“主要还是政策扶持。如腾冲以前征30%的交易税,后来降到15%,但相对瑞丽那边毛料成交几乎不征税,还是有劣势。目前瑞丽的成交量已超过腾冲的10倍。”

 

杜说:“但腾冲人看石头的水平高,这是谁也比不了的。加上缅甸那边开矿厂的人,也多是腾冲籍的华人,所以总能垄断最好的材料。”1996年腾冲进口玉石额达1.4亿元,占当时全国的70%。玉石加工一直是近年腾冲边贸的支柱产业。

 

腾冲政府兴建了腾越翡翠城、珠宝城、文星步行街、逸缘翡翠专业市场、荷花乡玉石加工专业村,大打“腾越翡翠”的统一品牌,为重建诚信品牌,政府提出了假一赔百的条例,以维护腾冲玉的整体形象。目前拥有注册的珠宝店241家,加工作坊245个,近年的年交易额都在3亿元以上,从业人员上万人。为此20059月,亚洲珠宝联合会将腾冲命名为“中国翡翠第一城”。

 

但近年玉石不再是腾冲一家专美。广东近百年来形成广州、揭阳阳美、四会、南海平洲四大玉石加工贸易中心,几百亿的产值,占全国近70%的市场份额;上海、北京、香港、台北、昆明、大理等地,也成了重要的玉石加工销售基地,甚至很多货品返销回云南和腾冲。因广东翡翠玉石行业的这种强力支撑,自上世纪60年代起步至今,香港广东道成了全球翡翠销售的圣地。

200612月建成通车的腾冲-密支那的公路,全面提升了腾冲的优势,矿厂过来的玉料只需23个小时就能运到。唯一的障碍是缅方想抬高矿价,一直强制不让矿石流向中国,为此近几年查扣了那边不少华人华侨的矿厂。

 

所幸腾冲数百年开发缅玉的贡献,得到缅甸中央政府的认可,出台了一系列单对腾冲的优惠政策,同意中低档玉石毛料在办理相关手续后,从帕敢直接进入中国,并在甘拜迪设立监管机构,与腾冲的猴桥口岸形成对等关系,为腾冲玉产业发展打开绿灯。

                                         2009/4/2 时代周报C-7版 赵世龙 戈叔亚文

(除采访得来和腾冲政府提供的相关资料,部分资料参考缅英政府和1888年英国人W.Warry 提交给英国政府的报告。)

                                                 
  评论这张
 
阅读(4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