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世龙的博客

一个一直奔走在路上的新闻人

 
 
 

日志

 
 
关于我

博主为资深报人,湘籍人士、长于鄂西、客居广东,其家为“长沙十大藏书家”之一。1993年入行至今,历任现代人报、粤港信息日报“粤港周末”、南方周末、羊城晚报、中央电视台记者和新周报总编辑(新周报被外电评为2004年中国最有影响力媒体。是年以停刊三期整顿名义荫死。2010年复办新周报周末版,再任总编辑。再因新闻纸强转文摘愤而辞职)、曾历任北京(主持并设计民主与法制时报改版)和云南(滇池晨报)二报执行总编、广东省出版集团时代周报第一副总编辑。现任武汉长江商报执行总编缉。

网易考拉推荐

天南纪行之西山滇池  

2008-03-02 22:11:00|  分类: 万水千山走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南纪行之西山滇池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老喜欢去云南。很多时并没什么理由,只是想去。
    呆在那,伸出你的舌苔或者空空荡荡,说不上空明或者失落,只是随意安然吧。喝喝普洱茶,吃吃滇味或者傣味,尽捡山珍野味……
    不久前到昆明做个采访,和朋友开车到外面吃饭时,车正行路中间时,突然见到上图美景,很罕见的一轮明月,高悬于一座明塔之边,那月亮,是我今生仅见之大,马上掏出相机,在车流滚滚的马路中间抢拍下了这一难得之景。
    后来才得知,那天正好是元宵过后的农历正月十六,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嘛,让我无意中赶上了。那个明塔也不是什么塔,而是被不少昆明朋友讥为“腐败楼”的五华区政府的办公楼。据说那办公的地横看成塔侧成峰,竖观是楼俯成房,各个方向看去景观各不一样。
    也难怪,咱这外地人哪知道打个瞌睡还要丢官的仇大人治下,还有这等别出心裁的风景,不知浪费了纳税人的多少公帑?治瞌睡偏小题大作,秀政治漠视灯下黑。叹一声中国的达官们哪,还是少些作秀真些治政吧。
天南纪行之西山滇池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在云南讲武堂门口拍到翠湖边的海鸥。因为冬来中国多省冰冻,北方的一些海鸟也横越千山跑到这边来过冬了。多年的治理,翠湖水质略有好转,成了越冬水鸟们暂栖的乐土。也因为昆明构建的这份天人相应的和谐,鸟儿们不怕人,敢直接飞上陌生人的手上抢食。
天南纪行之西山滇池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当然,咱这镜头抢得也不错。鸟儿们惊鸿一瞥的掠食瞬间,也能照下个影来。众生和谐,万类霜天竞自由,这天底下要都能如此这般,那该多好!
天南纪行之西山滇池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俺家昆明的天然大露台。这无敌湖天城景牛不牛?闲坐西山绝壁一平台,远处滇池海梗填湖的尖角和昆明城区大地,在我身后似扑背而来,略有动感。
    但惜乎春城美名,昆明却城市绿化搞得不怎么样,比起安宁来差远了,记得有次和尹鸿伟、宋如鹏一起吃饭,说起要是总理来了,下令说昆明绿化要是搞不好,就把安宁区长和昆明市长对调换位,那一定就能搞得好了。保官的官员一定动真格的,问题就能解决了。
    这二年来城市种了不少树,惜乎树子太幼,一到春天的旱季,尘土飞扬,春城几同北方城市。再就是周边山上秃太多,虽近年种了不少,但没种上的地方还很多,再造秀美山川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我背后的那坑水就是有名的滇池,却实实在在是一池臭水,年年治理花了上千亿却难见好转,究其因,主要还是生活污水仍在流入湖中。光是捞水葫芦就藏着不少猫腻,捞了几十年了,就是每年故意不捞完,留点种,来年好再要经费接着捞,这才有财政饭长期吃下去。所以人祸也许才是滇池癌症久治不愈的主因。
天南纪行之西山滇池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这可不是南海观音居住的那个普陀南海,而是昆明西山绝壁栈道一处险胜处。崖壁外,从凿出的栈道顶上披挂而下的尽是古藤枯木,森绿掩映间,一份悠然旷逸之心顿起。
天南纪行之西山滇池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险窄处崖壁见几处天窗,人穿行洞崖栈道间,思古之悠情油然而生,身上的烟火尘俗气几灭。难得偷来浮生半日闲啊!
天南纪行之西山滇池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西山虽在昆明近郊,却是个很值得去的地方,其幽绝险奇,小中见大,都别具风味。千米绝壁在滇池边突兀拔起,甚至略作外倾,天南高风旷阳爽劲,人生不如意事到此暂可一休。我一直想,它是不是地质断层形成的?一边凹陷成湖,一边地层隆起成崖成山。
    抚仙湖的成因就和这种地质凹陷有关,一场大地震使得澄江古城沉于水下几十米,我和耿卫一起潜水略微窥见水下神秘一角。地质这东西,有时真的很神妙,地理决定人文,而人文地理,是需要多少人生历练和知识蓄备才能化出的醇绵老酒啊!
天南纪行之西山滇池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栈道绝壁下望的滇池,却有些煞风景。瞧瞧那湖景小楼修得多有款型,可污染的池水飘着白带,可见仇大人仕途上要办的大事还很多,该好好办办正事了,首先任上能把滇池治好了,能把昆明的生态恢复了,就是一件奇功,我一定主动来为仇大人唱赞歌,想不让我唱都不行,犯不着去对着一个低了自己N级的下官大发官威。如此,未免有些牛刀杀鸡本末倒置轻重不分政治过秀的感觉。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