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世龙的博客

一个一直奔走在路上的新闻人

 
 
 

日志

 
 
关于我

博主为资深报人,湘籍人士、长于鄂西、客居广东,其家为“长沙十大藏书家”之一。1993年入行至今,历任现代人报、粤港信息日报“粤港周末”、南方周末、羊城晚报、中央电视台记者和新周报总编辑(新周报被外电评为2004年中国最有影响力媒体。是年以停刊三期整顿名义荫死。2010年复办新周报周末版,再任总编辑。再因新闻纸强转文摘愤而辞职)、曾历任北京(主持并设计民主与法制时报改版)和云南(滇池晨报)二报执行总编、广东省出版集团时代周报第一副总编辑。现任武汉长江商报执行总编缉。

网易考拉推荐

公安局长和媒体一次发人深省的较真  

2007-10-28 14:25:00|  分类: 旧闻新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安局长和媒体一次发人深省的较真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广州北京路是著名步行商业街。
    有一天,羊城晚报一政法记者在报道中用了这样的形容,说广州小偷猖獗,一个时段“被偷的手机可以铺满整条北京路……”(北京路是广州著名的步行商业街
    报纸出街后,其实这段话并没有引起太多足够的关注,但有一个人很认真地拜读了,并且相当认真地关注了,他就是时任广州市公安局长的朱穗生。
    经过他的一番较真和计算后,他认为记者报道中的形容失实,于是给羊城晚报一副总编打来电话,指出了此报道中失实的地方。
    他一一列举了警方的数据,如失窃报案的单数,警方破获的单数,因此评估一个时段内大致的被偷手机数,然后以北京路全长多少乘以街宽多少,得出总面积数;然后再以手机的中等体积型号计平均大小,乘以一个时段内失窃的手机总数,得出手机平面总面积数,最后发现,那一个时段内广州失窃的手机实只能铺满半条北京路!
    这就是科学严瑾。而且公安局长引经据典皆有出处,因此他作出的结论具有很强的权威性和说服力。局长也并没有因此得理不饶人,他只是想以理服人来证明一个事实:广州的治安形势是严峻,偷扒抢劫的事一直没断过,但警方一直在治理,民间流传的“可以铺满整条北京路”的说法有夸大,这种夸大放大了民众对警方的不信任度,也放大了广州治安的形势,也使平时一直处于强势地位的警方陷于有口莫辩的尴尬境地。
    因此朱局长的这个令人有些哭笑两非的较真,可谓有些书生意气,但他的这个书生意气,却揭示出两个事实真相:一是记者的报道描绘界定的程度上的确不够严瑾,有失实夸大的地方。二是公安局长的较真,至少让我们知道了广州治安的部分真实情况。
    打击犯罪是一个国家政体授予公安机关重要的权力,但一个时段以来,强势公权力部门向来对待媒体的态度是严防死守,难得朱局长这次如此较真,虽然此事并没有见诸公开报道,但他的举动实际上消融了和媒体沟通间的障碍,强势公权力主动通过对媒体这个公器的较真,并通过他执掌的公权力所掌握的一般不对外公开的绝密数据,至少小范围解释和澄清了一些社会层面的真实情形,其实是有利于警方塑回正面形象的。
    因此我认为:防火防盗防记者的做法,在一些强势权力部门那,可以休矣!权力的透明化是一个民主开放国度必然的要求。很多事,公开了其实也并不是什么洪水猛兽来了,社会也不见得会因此产生动荡,相反,透明化带来对权力的监督,反而能促进社会进步。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