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世龙的博客

一个一直奔走在路上的新闻人

 
 
 

日志

 
 
关于我

博主为资深报人,湘籍人士、长于鄂西、客居广东,其家为“长沙十大藏书家”之一。1993年入行至今,历任现代人报、粤港信息日报“粤港周末”、南方周末、羊城晚报、中央电视台记者和新周报总编辑(新周报被外电评为2004年中国最有影响力媒体。是年以停刊三期整顿名义荫死。2010年复办新周报周末版,再任总编辑。再因新闻纸强转文摘愤而辞职)、曾历任北京(主持并设计民主与法制时报改版)和云南(滇池晨报)二报执行总编、广东省出版集团时代周报第一副总编辑。现任武汉长江商报执行总编缉。

网易考拉推荐

“狗日的证件”  

2007-08-28 00: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狗日的证件”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中国是个时时刻刻离不开本本和证件的国度。有时你离了它就没法活下去。
    比如前不久有则新闻,说一个丧偶老人必须去开一个证明他还活着的证明,否则就不能领到他和老伴共同开列的养老金,而这竟然成了一个问题,因为没有哪个单位具体管这个事。
    想想也滑稽。公安局可以开死亡证明、有无刑事犯罪记录证明;民政局可以开结婚离婚证明,却没有哪个单位管开证明你还活着的证明!
    想证明你还活着,是件很不容易的事,至少比证明你死掉难多了。而没有一个本本或者说纸片,有时你想活着更不容易!兰成长活活被打死,就是因为缺少一个证明:他没有正式的记者证(国家新闻出版署和广电部核发的合法职业身份证明),而被同行点水,再被嚣张无知的黑心矿主狂殴致死。
    兰成长被打死后,引发了关于“假记者”的大讨论。因为他的单位忙不迭出来声明他是临时聘用人员,所作所为系个人行为,与单位无关。有关方面为了遮丑也出来声明:“兰成长系没有记者证的假记者”。且不论有没有记者是否等同假记者,本质应该在于他所供职的是不是新闻单位,他被该单位所聘用担任的职务是否传媒人士。如果是,那他无论有没有记者证,都是千真万确的真记者,关键点在于打死一个真正的记者,社会舆论太大,而打死的只是一个假记者,事件的性质“就没那么恶劣”了。
    我前供职的央视那么多优秀的记者同事们,大多都没有正规记者证呢。调查记者柴静怎么样?我见过她和一起出去采访,拿出的也只是央视内部自己“非法”核发的“记者证”,一张在姓名相片上盖了个章的过塑卡片。按打死兰成长的逻辑来看,大多数央视记者,即便优秀如柴静,也属于假记者呢!
    再然后就是一度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京城“纸馅包子”事件,最终以“虚假新闻”收场,导演这起“闹剧”的《北京电视台》聘用记者訾北佳等6人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7月18日晚,《北京电视台》为此在“北京新闻”中公开向社会道歉。其中有个很有趣的说法,就是訾北佳是聘用的“临时工”。其后更是引发了央视辞退新闻民工或者说临时工潮(至少辞退1800人),央视评论部的《社会记录》栏目,炒临时工炒得摄像只剩下一个人了,结果少了搭档记者没法出差,不得不放老片子糊弄观众。
    所以不管你干的是不是真正的记者的活,有一种人不知社会体系哪出毛病了,莫名其妙地成了“新闻民工”,也就是早年说的以我类为代表的“流浪记者”。记得那时我在《南方周末》做着真正的记者,拿的是单位擅自发放的证明我是记者的“工作证”,出入南方报大门得出示单位发放的“临时工作证”——这不是笑话,江湖上如此遭人尊敬的南方报,真的就是将他众多优秀的聘用新闻记者编辑在管理分类中,划为和扫地阿姨戴一样证的“临时工作人员”。
    可能有人说了,不要太在乎这个虚名上的事,你毕竟是在真正从事新闻工作嘛,南方报也给了你们扬名立万的舞台嘛,但那时甚至至今待遇上也有区别:1998年5月以前,《南方周末》同仁的待遇分二类,一类是在编的,多是在体制内的得益者,大学毕业就分到单位,带着户口和档案编制进来,他们的工资高过如我和孙保罗、郭国松等一倍有余,年终奖更是高得让我等这些“不在编的聘用贱民”艳羡不已。政治待遇上也是大不相同,提拔干部一般不考虑“贱民”们,体制内的占尽了风光。一个97年才大学毕业的小毛孩,进来才三年就混到了副主任。
    我一直不明白这类似古印度“种姓制”的混账制度,是怎么进到现代的中国社会生活中来的。后来《南方周末》的前灵魂老总编左方发话了,说同工要同酬,否则成天高喊平等民权的草根代言,成何体统?这样,“贱民”们才开始在江艺平主政的第三年拿到和在编人员一样的薪酬。而政治待遇上,在编不在编至今仍是卡着选拔干部公平的卡口。除非你比很多在编人员优秀很多,再加上上面有几个赏识你的领导,也话你才有机会蹲个位子。
    再看看我们这个社会太在乎那张纸的怪现状。招人先不论你有没有真才实干,一律先看本本文凭,优秀者有多少人被卡在那一张张纸片片上。于是我们的社会用人僵化,体制呆板,屈才实在是太不稀罕的事!你想象当年齐白石那样以私塾初小的学历当上大学老师,基本等于做梦。我类人等常常引以为人生深恨:几千年前陈胜吴广就喊出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怎么到今天这高唱和谐的新社会,却沦为事实上的种姓制、出身论了?
    再说回了,促使我今天扬扬洒洒写上这篇东西的动机,就是今天我刚刚拿到了正规的记者证,记得1993年我成为《现代人报》记者,直到1998年底离开《南方周末》任职《羊城晚报》记者时,才获得正规的记者证,后来2003年9月我辞职去了央视,当上了没有记者证的北漂新闻民工。哪怕后来我当上了轰动一时的《新周报》的总编辑,也没有得到这个职业认可的重要本本。再后来我担任北京一份法制类报纸的执行总编辑时,手下真正的记者没一个有正规的记者证,而搞经营的却给弄了几十张真正的记者证,也因为这种对纯正新闻的亵渎和经营理念的冲突,我去职南归。
    直到今年的8月27日,我这个当了十几年记者的新闻工作者,终于可以再次心酸地高喊:“我不是假记者了!”换句话说,我一多半时间是假记者,一小半时间属于真记者。
    但有一个冷冷的声音,在我心底提醒说:“你仍然只是一个临时工!”
    是啊,不论我在新闻领域曾经做出过什么成就,至今不变的,就是我等仍属于“新闻民工”,或者“新闻临时工”。君不见打死孙志刚了,那事就是协警联防这些二狗子们干的,先不论揭出了纸包子新闻的訾北佳所做的新闻真假,首先单位出来声明的就是:“这是我们临时聘用人员干的,”我为之梳理出想撇清的逻辑就是:坏事都是临时工做的,体制内永远都是伟光正的。
    所以我只能在这低低地骂一句:狗日的证件!
    也许,证件是无辜的,是人授予了它种种功用并影响无数,我得讲文明不能骂人,所以只好去唾物撒气。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