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世龙的博客

一个一直奔走在路上的新闻人

 
 
 

日志

 
 
关于我

博主为资深报人,湘籍人士、长于鄂西、客居广东,其家为“长沙十大藏书家”之一。1993年入行至今,历任现代人报、粤港信息日报“粤港周末”、南方周末、羊城晚报、中央电视台记者和新周报总编辑(新周报被外电评为2004年中国最有影响力媒体。是年以停刊三期整顿名义荫死。2010年复办新周报周末版,再任总编辑。再因新闻纸强转文摘愤而辞职)、曾历任北京(主持并设计民主与法制时报改版)和云南(滇池晨报)二报执行总编、广东省出版集团时代周报第一副总编辑。现任武汉长江商报执行总编缉。

网易考拉推荐

逼纳女大学生为妾罚捐一架飞机  

2007-06-19 18:42:00|  分类: 旧闻新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逼纳女大学生为妾罚捐一架飞机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记者采访云南禄丰县黑井古镇(著名古镇,原盐兴县治)兴衰史时,意外听闻了民国年间,盐兴县大盐商逼娶女大学生为妾,后被国民政府罚捐一架飞机抗战的事。经过数年追踪,获得线索,深入追踪采访,终于独家解密这段鲜为人知的奇事……

 

                            几乎湮没奇往事

 

    最先从文字上找到依据,是云南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选的《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二十九辑,里面有一篇作者为苏白仙的“云南盐务概况及其内幕”,记载了“盐兴县阿陋井张槐三,父张彬然,人称张百万,大哥张祝三,是省会委的议长,妻妾成群。年过花甲时(1934年),还以重金逼纳女学生为妾未遂,当时政府罚张祝三一架飞机的罚款。”
  对照记者在原盐兴县治黑井采访听来的情况,和禄丰县志里相关记载,基本可确认历史上确实发生过这样一件事。在联系上了张家后人张跃斌后,记者远赴云南追访。
    采访进行得非常艰难。张跃斌并非张祝三直系后人,他能证实的,就是迫娶被罚飞机确有其事,至于罚多少金额及相关过程,几近一无所知,只是听他的“十奶奶”说起过此事。张说“十奶奶”当年是苏州的头牌妓女,是张祝三花了几十万元赎回来做妾的。她嫁进张家后生了一男一女,在昆明居住,活到一百零几岁,九十年代中才去世。据他听“十奶奶”说,“九奶奶”就是当年被迫娶的那个女大学生。但这一点不很确定。
    因为张氏解放后成份高,属大地主、大资本家,在残酷的政治运动中,后人飘零四方,大家族的人也几十年没有联系过了,加上时间过去了快80年,当年的知情者几乎都去世了,张跃斌也联系不上张祝三的直系后人。找到一个90高龄的儿媳妇,也不清楚当年公公的这段内情,仅能证实“有过此事”。

 

                            旧文档里寻突破

 

    在昆明、楚雄、禄丰、黑井一轮深入采访下来,仍然无法获得还原历史的详细情况。记者想到到云南昆明省市的图书馆、档案馆寻找更多的历史记载,以期获得突破。历经艰难,终于在云南省档案馆检索到了和张祝三有关的五个文档。
    在一本题为“苏淑贞诉张祝三人事案”的宣纸线装竖排案卷中,记者发现了昆明地方法院和云南省高等法院庭审调查、辩论及相关判决。案卷记载的入告时间是民国22年(1933年),昆明地方法院受理了这起轰动一时的诉讼案,原告苏淑贞和堂兄苏国宾状告时任云南省会委议长(相当于今天的省人大主任)张祝三,诉由是“逼纳女方为妾”,要求法院主持公道,维护妇女权益,判令婚姻无效。
    在原被告身份栏里,注明苏淑贞“年方十八”,职务是“清文局”的“公务”。张跃斌说,祖上很多人说苏是刚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毕业于东陆大学(云南大学的前身)。
    案卷的案情调查是这陈述的:缘张祝三年将半百,已有妻妾子女,犹复风流未减。闻刘氏有女淑贞,才貌均佳,即托媒叶刘氏、樊周氏往题为妾,温言蜜语饵许苏母刘氏(36岁)以特别待遇。刘知祝三家资富厚,以为不惟女嫁可以安身,本人生活也能利赖。遂不顾一切,并不征得淑贞同意,遽然先许。
    民国21年10月18日,张和苏母约好在五华春酒楼会茶。苏淑贞被母亲诱去吃她并不知情的相亲饭。席间男方中人张金波露骨地说“将来不愁生子”等话,苏淑贞这才醒悟过来,先行离席回家。晚上质问妈妈许婚一事。苏母就将实情全部相告,并将张家如何富有来劝女儿,苏淑贞出声反对,苏母即以性命相威胁,只好佯为答应。

 

                          订婚悔婚再逃婚

 

    数天后苏母和张家约好在海棠春花园下订。
    张祝三交给苏母礼银2500元(旧滇币)、火腿八支、套饼两台。并先请人拟就婚约合同契约,请张金波、李聚五和叶刘氏、樊周氏两媒婆画押。法院调查苏淑贞当时没有到场,后虽随母到裁衣店量裁衣服,但婚契上始终没有亲笔签字画押,暗藏没有明白表示出来的反对态度。
    直到是年11月15日的婚期迫近,苏母催女儿向清文局请假准备完婚,苏淑贞才急起来,私下找大学同学和堂兄苏国宾商量定计。想着妈妈可能面临巨额索赔,决定到时再设法脱身。当晚见无客来家,借口外出剪发奔到堂兄苏国宾家求救。苏国宾当晚前来劝婶婶,苏刘氏不听。苏国宾和苏淑贞密约后离去。
    第二天是过礼日,张祝三备送粉红穿珠旗袍、大红女袄、白布汗衣各一件;耳环、赤金手镯各一双;赤金红宝石手箍、赤金抓绿手箍、赤金菊花手箍各一道,赤金表链一根,白金手表一只,钻石花一支。定在17日彩轿迎娶过门。
    17日上午,张家在迎亲花轿里置宝瓶一双,至昆明螺峰街太阳巷五号的苏家(商人家庭)迎亲。苏淑贞穿戴整齐后上轿。花轿吹吹打打由洪化桥行至昆明富春街口时,苏国宾带同数名亲友拦轿喝止。苏淑贞见机在轿内将身上的凤冠霞披金银首饰等物脱置轿内,下轿坐上堂兄叫好的人力车飞奔而去。
    跑后即写好状纸以“诱良为妾”为名,入告昆明地方法院,声称“誓死不从”,要求解除婚约。消息传出,老大没面子的张祝三,马上找到苏刘氏,商定在婚约合同女方一栏下代苏淑贞画押签名,充作苏淑贞事前已经签字愿意,而是临时被苏国宾抢婚,反诉女方包括状告苏国宾,要求返还订婚抢亲时损失的财物若干,打起了这场一直打到云南省高院的著名官司。也埋下了军阀籍口有伤风化要求富商罚捐一架飞机资助国民政府抗日的由头。
    也幸得如此,才在司法档案里留下了详实的孤本记录。

逼纳女大学生为妾罚捐一架飞机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一审二审护女权

 

    张家财大势大,又是地方名流官场显要,丢不起这面子也咽不下这口气,罗列了一堆损失和赔偿,入禀法院反告女方。
    昆明地方法院发函要求警署调查。最后昆明地方法院民二庭(推事杨近仁,书记寇庆恩)在民国22年(1933年)1月9日作出一审判决,判决书中认定:……查叶李氏张金波张祝三有串证嫌疑,合同上不是苏淑贞画押签名,和苏淑贞在法庭上书就的笔法结构迥异。是张祝三和苏刘氏私行请人写就,未取得苏淑贞真实同意代为画押。
    法庭判词认定:祝三明知原告人为前明显默示反对并不原意,犹信财物利诱刘氏,致令逼女践约,于法显有违备。对于聘礼财物损失,应由被告人张祝三承担过半数量,始是以昭公允。聘金2500元中的1500元及其余财物损失由祝三负担。诉讼费4元二角,由被告承担2/3,女方承担1/3。
    并驳回张祝三反告女方“婚前一天到张家索银500”的说法。认为:未过门绝无到男方强颜索银之理,婚嫁时穿戴脱于轿内,不致穿戴逃跑引人注目,且过婚时为街道巡警瞥见,并出函证明,不能由张祝三等捏词妄骗。
    张祝三不服,请了陈姓大律师,上诉至云南省高等法院。女方也请了杜克良律师再打官司。但谁也想不到,高院的判决对权贵张祝三更不利。云南省高等法院第一处(审判长范崇礼)在判词中训斥道:“被上诉人(祝三)与苏母议婚时是否确切征得苏淑贞同意姑且不论,但已年逾知命,子孙绕膝,侍妾成行,尤复不自捡束,于此(国民政府)禁蓄婢妾法治下,公然与人提议娶妾,实不无藐法败德之嫌,”
    高院认为“一审判决返还聘金无不当,但关于苏家如数原样赔还欠允,变更判令如下:赔还半数礼金,其余部分由张祝三负担。驳回张祝三的反诉讼状。”

 

                          公允判决深算计

 

    达官显贵张祝三一审二审均败诉,这可是不多见的。在他的历史记录中,前后打过五场官司,有别人告他买卖纠纷的,有他告生意往来人陈星奎“凶霸暴横抗讯藐法”案,可见他颇爱运用法律武器。
  他的权势财势都失势时,可能自己也想不通是为什么。但官司之后的事让他明白了为什么。判决后云南省政府以“舆论大哗,有伤风化”为名,罚处张祝三向正在大办航空、准备抗日大后方的云南政府全额“捐赠”一架飞机。
    用现代话说“泡个妞”,竟然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张祝三想不通。于是云南省主席龙云亲自出面向他“解释”,一是张逼良(女大学生)为妾一事,在国民政府30年代“提倡新生活”的大前提下,造成了很不好的社会影响,再就是张身为公众人物,政府的舆论压力太大,加上“9·18”东北事变以后,国民政府已经在着手准备抗战,筹建大后方,要大办航空,政府缺乏财力,希望张祝三向政府半罚半捐性质地“捐赠”一架飞机,平息社会舆论,也为抗战作些贡献。
    思虑再三,张祝三只好认栽。足额捐资购买了一架飞机“捐献”给了云南政府。而且没怎么伤筋动骨,可见当年盐兴县大盐商家底之殷实。相比之下,下一个中招的更著名的历史人物“白药大王”曲焕章,就没那么好运了。
    1938年初春,国民政府以捐款支持抗战、云南要大办航空为名,把曲焕章等昆明的知名商人请来。曲焕章很爽快地认捐购一架飞机的三万滇币,但认捐后,上面认定曲认捐的是三万国币。当时国币和滇币比值大概差十多倍。认捐三万一下子变成了三十万,尽管生意做得大,但曲焕章百般筹措也拿不出这么多现金。随后就被以“偷漏税”为名关了起来。
    好不容易卖房卖产保出来,曲焕章被国民政府高等法院院长焦易堂请去重庆,到国医馆任职,到后即要求曲焕章交出白药药方,由焦易堂私人控股的中华制药厂生产,曲不答应,就被软禁起来,同年8月病死异乡,时年59岁。
    张祝三1944年病死昆明,活到60岁。相比曲焕章,还算得善终。

   (该文发表于羊城晚报6月10日中国新闻版,有删节)

  评论这张
 
阅读(5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