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世龙的博客

一个一直奔走在路上的新闻人

 
 
 

日志

 
 
关于我

博主为资深报人,湘籍人士、长于鄂西、客居广东,其家为“长沙十大藏书家”之一。1993年入行至今,历任现代人报、粤港信息日报“粤港周末”、南方周末、羊城晚报、中央电视台记者和新周报总编辑(新周报被外电评为2004年中国最有影响力媒体。是年以停刊三期整顿名义荫死。2010年复办新周报周末版,再任总编辑。再因新闻纸强转文摘愤而辞职)、曾历任北京(主持并设计民主与法制时报改版)和云南(滇池晨报)二报执行总编、广东省出版集团时代周报第一副总编辑。现任武汉长江商报执行总编缉。

网易考拉推荐

冤杀十年真凶再现 权力遮掩黑幕重重  

2007-02-04 00:37:00|  分类: 未发表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冤杀十年真凶再现 权力遮掩黑幕重重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佘祥林是幸运的,他蹲了十年大狱,但所幸没有失去生命,而且得到了媒体和社会的关注,错案涉案人员得到了相应的惩罚,他并得到了国家赔偿,一名当年用刑讯逼供办案的警员为此“上吊自杀”。冤杀十年的呼格吉勒图呢?真凶落网主动交待,办错案的司法系统却在捂盖子不平反。
  据新华网2007年1月29日的报道:1996年4月9日晚9时许,在呼和浩特市第一毛纺厂宿舍大院57栋西侧的公共厕所内发现一具半裸女尸,警方很快“侦破”此案。被认定的犯罪嫌疑人是住在毛纺大院65栋、“4.09”案的报案人、18岁呼格吉勒图。
  呼和浩特和自治区两级法院均认定呼格吉勒图“犯故意杀人罪”,很快就被处以死刑。从案发到6月10日呼格吉勒图被枪决,一条鲜活的生命,仅仅60天就被“从重从快”强行画上了句号。
   转瞬十年。
    到了2005年10月,一个名叫赵志红的人因“2.25”系列强奸、抢劫、杀人案而落入法网,先后四次向警方供述当年在呼市毛纺大院厕所内奸杀一妇女(即“4.09”案件)详细经过。  
  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和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负责审讯赵志红的民警向采访的《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透露:2005年10月27日到12月26日间多次提审,赵志红都承认自己是“4.09”厕所命案的凶手,并先后供认、指认了诸如厕所方位、内部结构,被害人身高、年龄、扼颈方式、尸体摆放位置等大量只有凶手才能知道的细节……  
  法院“一审”之后,赵志红递出“偿命申请”,称自己“被捕之后,经政府教育,在生命尽头找回了做人的良知”要求重查此案,“让我没有遗憾地面对自己的生命结局”。 
  赵志红的主动供述令警方大为震惊。原来当年“从重从快”酿就的是一起重大冤假错案!
  自治区政法委组成了以政法委副书记宋喜德为组长的“4.09”案件核查组,对案件进行复查。核查组副组长、政法委执法督查室主任姜言文说:“核查组的工作已经结束,核查组有意见有定论,但这不是最后的法律结论,法律结论得体现到法院的判决书或是裁定书上。”   
  自治区政法委核查组关于“4.09”命案的调查结论早已作出,但令人忧虑的是11月28日公诉机关起诉赵志红时,只诉了9条人命,惟独漏掉了“4.09”命案。
  “法院对‘4.09’案件没有说法,我们没法起诉。”呼和浩特市人民检察院公诉处处长贾原岩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两次与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联系,希望高院领导就“4.09”案件有个积极回应。然而,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有关人士的态度暧昧,拒绝接受采访。
  “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裁定认定的事实确有错误的,法院应当重新审判。”北京大学刑诉法专业博士生褚福民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05条,对于这起十年前的‘生效判决’,有三个途径重启再审程序:一是做出判决的人民法院,将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提交本院审判委员会处理;二是最高人民法院提审或者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三是最高人民检察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赵志红杀人案的开审使姜言文非常着急和忧虑。“12月4日,我跟宋喜德副书记说,赵志红即使判了死刑,也不能执行,执行了就麻烦了。必须使‘4.09’案子有个法律结论。错了咱们就纠正,没错也得有个理由,要经得住检验!”
  呼格吉勒图的父亲李三仁,是一位退休多年的纺织工。他与爱人从2005年11月获悉“4.09”命案另有凶手后,拖着病躯每天奔走于自治区人大、政法委、高院、高检、公安厅等部门,希望查明真相。2006年6月,老两口在自治区得不到答复后,又踏上了进京上访路。
  想想“佘祥林杀妻案”的荒唐和刑讯逼供的相对普遍,我们有理由怀疑“4.09”案件当年的迅速定案内有隐情,有太多的不明之处需要向社会澄清。
    如被冤杀者有没有“认罪”?
    他是在什么情形下“认罪”的?
    有无刑讯逼供?
    没有的话一个报案人是怎么被冤枉成了杀人犯?
    他自己无缘无故想死么?
    办案人员是怎么通过种种犯罪手段将一个正常的公民生命毁灭的?
    当事办案人员和有关方面应当及早出来解释说明,否则就是对司法公信力的涂污和再污,一错再错试图遮掩历史错误的人、和为此来惜动用公权力,都是针对国家和人民新的犯罪,这样的人,不配也不能记他们行使司法的权力。
    目前此案处在一个微妙关头,即自首真凶一但再被迅速处决,按内蒙古英南律师事务所主任张若冰说的:“赵志红一旦被杀,死无对证,呼格吉勒图就会白死了。”
  那么错案也难纠了,冤者也白死了,渎职犯罪者也免除被追纠了。
想想这个一错再错的连环套,如果没有真凶自首,此案还能大白于天下吗?没有揭出来的这类冤案,还有多少?
    作为记者,我想追问。身为公民,我不寒而栗!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