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世龙的博客

一个一直奔走在路上的新闻人

 
 
 

日志

 
 
关于我

博主为资深报人,湘籍人士、长于鄂西、客居广东,其家为“长沙十大藏书家”之一。1993年入行至今,历任现代人报、粤港信息日报“粤港周末”、南方周末、羊城晚报、中央电视台记者和新周报总编辑(新周报被外电评为2004年中国最有影响力媒体。是年以停刊三期整顿名义荫死。2010年复办新周报周末版,再任总编辑。再因新闻纸强转文摘愤而辞职)、曾历任北京(主持并设计民主与法制时报改版)和云南(滇池晨报)二报执行总编、广东省出版集团时代周报第一副总编辑。现任武汉长江商报执行总编缉。

网易考拉推荐

探寻古长江南流关键地理穴位(发现大三峡之7)  

2006-10-25 13:08:00|  分类: 万水千山走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探寻古长江南流关键地理穴位(发现大三峡之7)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早于夔门被长江南流切穿齐岳山的龙关口。此处是为当地所谓“一尿流三县”所在。图片视向后面是利川柏杨镇兴隆,左边(属云阳)是由西南向东北流的梅子水,右边(属奉节)是发源于利川第一高山寒池山、向西再向南绕了一大圈和梅子水在龙关口会合的龙桥河,二水汇流后称石芦河,向前方的向北略微偏东方向,在云阳故陵镇流入长江。赵世龙摄。
    号称川东万里长城的齐岳山,从石柱到夔门,绵延500余里,厚达数十公里,平均海拔高达1500米以上,石芦河龙关口峡和夔门是它仅有二处被水流切穿处。据记者的调查和利川人文学者谭宗派先生的指点,记者在利川三下柏杨,徒步数十里历经千辛万苦,才寻找到位于齐岳山东北沿的这个穿切口。这个鲜为人知的地方叫龙关口,是利中盆地北沿南坪的梅子水向北流和发源于利川第一高峰寒池山(2100米)的龙桥河南流汇合的地方,二水汇流后即改道向西流入穿切齐岳山的龙关口峡,中间没有一点产生水流槽切转弯的余地。
    二水南北汇流前的河道,都是沿齐岳山东沿山槽,和另一边的利川兴隆山梁形成逼仄的峡谷,深达上千米,底部宽不过几十米,一处远古地理产生的奇观,就这样深藏深山悄然流淌着。从合流起二水改称石芦河,面对龙关口,左边是云阳地界,右边是奉节梅魁,身后是利川柏杨,是当地所谓“一尿流三县”所在。
    龙关口峡呈东西走向完全切穿了高达1500~1600余米、厚达几十公里的南北长竖岭齐岳山,河谷深切的程度竟然超过了三峡,从长江在北端切穿齐岳山、形成夔门过程的千辛万苦和所需漫长地质年代来看,年均径流量只有20~30多立方/秒的石芦河,显然不可能单独完成此一伟业。极有可能是远古长江壅水在东出寻找出路,冲切瞿塘峡未开前南流清江寻找出路的地理杰作,长江可能沿今云阳下游的故陵镇汇入的石芦河谷反向东切,最终切穿既高且厚的齐岳山,在龙关口遇到寒池山脉的阻挡,形成南北分流,一部向南进入利中盆地形成的百里陂湖,一部向北流接大溪转入竹笋河峡谷,再流入清江沐抚大峡谷。
    梅子水从海拔1100米的利中盆地南坪,到当地人说海拔只有180米左右的龙关口,区间短短30多公里,居然下降了800多米的高度。这完全是因为齐岳山的隆起带到利中盆地隆起速度过快,根据地质部门的调查,齐岳——利中盆地地区的隆起速度,已超过了喜马拉雅山隆起的速度,至今地质还在发生变化中。因此产生了齐岳山东北断裂,山东北向的地质沉陷,齐岳——利中盆地版块继续上升,形成今天的山间高原模样。龙关口恰好在这个断裂的下沉上,地貌的剧烈变化,也使古长江南流的原貌几乎难辨。
    从梅子水、龙桥河二水相接形成的南北向山槽峡谷看,龙桥河谷要明显宽过梅子水河谷,这恰恰说明它作为长江南流主河道的身份。在龙桥河由北转东的弯拐上,中间只隔不高的梅魁土山,在土山的北沿背坡,即是大溪现在的发源河槽,在远古长江壅水更高时,或地理没有发生挤隆时,它们完全可能相通。
    在长江壅水切穿瞿塘峡后,长江和大溪通过二处切口(瞿塘峡、龙关口峡)将齐岳山北段完全围成了一个狭长的高山岛。这其间壅水还是通过北口大溪转竹笋河峡谷进沐抚大峡谷上段,南口进入利中盆地走腾龙洞伏流进入沐抚大峡谷中段。竹笋河峡谷和所接的沐抚大峡谷,可以视为齐岳山东北断裂形成的地质抬升(齐岳——利中盆地版块)和周边地区产生沉陷裂变有关,所以说这个地点是探寻长江南流清江最关键的地方,非常值得进行深入的地质科学考察。
    中南民族学院的张雄教授(82岁)1983年时也曾溯清江源考证此事,虽没能找到古文献记录里大溪与清江相接的“溪遗迹”,但肯定此说法。他当年沿长江考察秭归、奉节、白帝城等地时,当时白帝城文物管理所的欧阳所长告诉他:奉节的大溪河,往上游方向有两条叉河,叫两河口,其中一条通庙湾,与恩施板桥非常近,并且与板桥这个地方有许多小河小溪相连。可见,清江有两个出口,是有相关依据的。
    那时候,他们还不知道,有一条龙桥暗河正是从奉节这边流到了恩施。
    他在考察时,有地质学家告诉他说:“长江三峡的形成非常复杂,不是我们通常想象的那么简单,因为,三峡有人口开凿的痕迹。” 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一个专攻南方民族史的教授叫石钟健(已去世)。要张雄注意“三江”的研究,这个地方不寻常。这“三江”就是长江、嘉陵江和汉水。石教授认为这里的地理、人文,至今还有许许多多的奥妙没有被揭开。
    张雄老先生倾向于认为:长江壅水是从清江走的。也就是说,清江接长江有两个口,这中间是连贯在一起的。于是他就到利川南坪、柏杨一带寻找大溪通清江的“溪遗迹”,因山险无路且无人知晓,没有找到这个关键的穴口——龙关口。他说:“没想到今天这个工作,由记者你来完成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