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世龙的博客

一个一直奔走在路上的新闻人

 
 
 

日志

 
 
关于我

博主为资深报人,湘籍人士、长于鄂西、客居广东,其家为“长沙十大藏书家”之一。1993年入行至今,历任现代人报、粤港信息日报“粤港周末”、南方周末、羊城晚报、中央电视台记者和新周报总编辑(新周报被外电评为2004年中国最有影响力媒体。是年以停刊三期整顿名义荫死。2010年复办新周报周末版,再任总编辑。再因新闻纸强转文摘愤而辞职)、曾历任北京(主持并设计民主与法制时报改版)和云南(滇池晨报)二报执行总编、广东省出版集团时代周报第一副总编辑。现任武汉长江商报执行总编缉。

网易考拉推荐

让侵略者永远蒙羞的中华气度  

2006-07-25 17:02:00|  分类: 独家解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让侵略者永远蒙羞的中华气度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左一为周福臣将军在怒江作战时研究军情。
    中国远征军收复腾冲总共用了两年的时间准备,于1944年5月开始横渡怒江。8月,国民党第53军和54军以及原属第6军的预备二师围攻腾冲城。
    将破之日,城内死守的56师团日军组织了一次决死突围,城墙缺口里的日本兵蜂拥而出,中国军队的自动火器像镰刀一样割扫着他们。
    突围者中只有零星几个人活了下来,卫生兵吉野孝公是其中之一。此前不久,他刚刚从高黎贡山的北斋公房阵地上侥幸逃回腾冲城,在那场中国远征军仰攻、日本军凭险据守的激烈战斗中,日军死伤了数百人,打到后来,因被中国军围困,日军断援绝粮,不得不靠吃自己战死的人的尸体求生。最终守不住的一小股冒险逃离战场,逃进了腾冲城。余者被全歼。
    从腾冲城再次出逃,十余日后,吉野孝公被中国军队在丛林里俘虏,原本他们是想逃往腾冲西北面的芒市的。被俘后当他知道自己是腾冲城“全员玉碎”的漏网者后,觉得十分耻辱,决定以自杀尽忠,结果被中国军人发现而没有死成。
    归国后吉野孝公著了一本《腾越玉碎记》,为的是让下一代知道战争的真实与残酷,在日本出版。后来被翻译到了中国。我在腾冲的国殇墓园里买到了这本翻译过来出版的书,书中描述了城破之时的古城腾冲惨景:“这時的城內战场,情況也极为悽惨。房屋在炮火中已变得面目全非,并不断燃烧着倒塌下來。树上熊熊燃烧的火焰在大风中发出呼呼声响。一派人间地狱之景象。”战前有着火山岩坚固的方城城墙、号称“世界玉石之都”的古城腾冲,就此毁于战火。
    书中,他专门写到自杀未遂后的经历。吉野孝公被押到腾冲城,在一间放着有四五十本书的房间里,他注意到其中有一本《三国演义》。在这里吉野见到了他描绘所见到的“肩上有一颗金星的威严而儒雅的司令官”(吉野理解有误,一颗星为少将)。中国将军见他有些紧张,用流利的日语对吉野说:“我毕业于日本军官学校。腾冲守备队龙兵团一直战斗到最后一人,很勇敢,但对于全体战死的官兵来说,也真是很可怜。”
    将军突然中断了说话,沉默了会才说:“在这场战斗中,我失去了二百多名少尉以上的军官(腾冲之战,中国远征军有9000多人阵亡,中日阵亡对比约为3:1。后来腾冲人民把阵亡官兵火化后埋在一个小山上,并建起了国殇墓园纪念为中国抗击侵略而牺牲的将士们),受到蒋总统的严厉斥责。战争对人类来说,是一种非常痛苦和不幸的事。这声战争估计不久就要结束了,你们和我们都是亚细亚同胞,彼此之间进了这么长的战争,这场战争必须尽快结束。日本官兵战斗到最后一刻,都全部自杀,这次腾冲战役也不例外。你来到这里以后,绝对不充许自杀,从现在起,在你们的肩上,担负着重大的使命和责任,战争一结束,你们就要成为重建日本的支柱,眼下日本最需要你们这样的年轻人。中日二国应该尽快结束战争状态,为东亚,为世界的和平,为各民族的文化建设,有着聪明才智的二国人民携手合作的必要时刻已经到来。”
    然后将军又说:“我讨厌战争!”这几句话说得非沉重。司令官始至终将俘虏说成是保护兵……
吉野原文
    这段话令吉野孝公印象深刻。在后来他所写的书中,吉野表达了对那位他不知其名的中国将军的深深敬意。也因为日本兵的这段记录,一小段放射着人性光辉的历史隐秘时刻,被真实地记录下来。这位中国将军临时寥寥的几句感怀话语,让我们知道什么样的胸怀,才配得上称为大中华,也足令中华民族自豪和使大和民族蒙羞!
    吉野孝公不知道那位将军的名字,留下了一小段历史悬疑。
    后来有人说那位将军就是第198师师长叶佩高。
    但我2006年7月中旬造访腾冲时,腾冲历史学者、国殇墓园管理所原馆长毕世铣和我聊起此事时说:“那个中国将军是周福臣,中国远征军第53军军长”。抓获吉野孝公的那个地区,恰好是53军的防区,按一般战场情况,抓获重要俘虏,送最高军政长官面训的可能性是很大的。53军本是东北军张学良的部下,早年很多士官留学过日本,不少也会日语。
    受这种精神的折服与感召,后来吉野孝公一再重返中国、腾冲,成了中日友好人士。前二年听说腾冲发现了他们几个一起逃亡时,某个日军遗留下的一支刻有姓名的钢笔后,吉野还特地从日本跑来腾冲,和当地的中国朋友一起研判,讨论他们当年逃跑的路线是否有误。60年后在腾冲再次见到梅野遗留的这支钢笔,让吉野想到自己有幸成为腾冲之战寥寥无几的存活者,顿时百感交集。
    吉野孝公的回忆录《腾越玉碎记》里面记载:他们从在9月14日逃出来,梅野军曹不久就死掉了。吉野他们拿了梅野军曹的钢笔,在森林里又走了几天,钢笔掉在他们向西南方向不远的地方,几十年后才被当地老百姓捡到。他们躲在山上时,经常从林子里出来偷农民的庄稼吃,逃亡的日本兵因此暴露了踪迹(主要是泥地上的鞋印,中国人那时没有那种鞋子。),老百姓报告远征军后,中国军方组织搜捕漏网的吉野等人。
    吉野他们此时已在森林里迷失了方向,一直在腾冲以南不远的地方转来转去,另二名逃出的日本兵先后死去,最后只剩了吉野一人,终于被中国军在山上搜捕出来。
    后来老百姓把钢笔交给了腾冲的文物部门,吉野知道后,马上飞来中国,和文管所的毕世铣先生一起,根据发现钢笔的地点,分析他们当年逃跑的路线。吉野想索要那支他们当年掉落的钢笔,文物部门不肯,只给了他钢笔的照片带回国。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