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世龙的博客

一个一直奔走在路上的新闻人

 
 
 

日志

 
 
关于我

博主为资深报人,湘籍人士、长于鄂西、客居广东,其家为“长沙十大藏书家”之一。1993年入行至今,历任现代人报、粤港信息日报“粤港周末”、南方周末、羊城晚报、中央电视台记者和新周报总编辑(新周报被外电评为2004年中国最有影响力媒体。是年以停刊三期整顿名义荫死。2010年复办新周报周末版,再任总编辑。再因新闻纸强转文摘愤而辞职)、曾历任北京(主持并设计民主与法制时报改版)和云南(滇池晨报)二报执行总编、广东省出版集团时代周报第一副总编辑。现任武汉长江商报执行总编缉。

网易考拉推荐

解密世界头号“鸦片王国”  

2006-04-27 01:56:00|  分类: 《调查中国》及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密世界头号“鸦片王国”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解密世界头号“鸦片王国”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赵世龙
                            跨境禁毒———探秘金三角(1) 
    
       佤邦,被称为世界最大的“鸦片王国”。去冬今春佤邦的鸦片种植面积被发现扩大了五倍,由此引起国际社会广为指责。
        赤贫和暴富同时生长在这块长期战乱的地方。街头不时可以看见背着枪的孩子,有的不足10岁,他们多是佤邦历年战争中的“烈士遗孤”;邦康有一贩毒人家,粗泥大盘里盛着味道一般的食物,碗里盛的却是名酒“路易十三”,一喝就是上十瓶;一群群10 来岁的孩子,驾驶着价值数十万的皮卡车欢度泼水节。这些家庭财富绝大多数来自毒品。
        原云南沧源县公安局长,曾是佤人心目中的王子。记者在跨境采访中,还了解到佤邦“禁毒”一段鲜为人知的佳话。
   
                       
                                  赤贫暴富战乱皆因鸦片起
                                  种毒护毒每年流出百吨毒
        记者跨境采访的首站,来到了2002春以来为国际社会广为指责的佤邦地区。
        资料显示,自1999年以来,中国境内破获的101起万克以上海洛因案中,缴获的9吨多海洛因来自这个地方。佤联军控制着佤邦5万平方公里60余万人口,这个缅甸最大的民族武装,自称是缅甸最大的“在野党”。国际社会指该组织“以毒养军、以军护毒”。
        佤邦被称为世界最大的“鸦片王国”。1999年,佤联军控制区种植罂粟面积为90万亩左右,约占东南亚总种植面积的70%,鸦片产量1200-1400吨。这些鸦片的70%至80%被加工成海洛因,年产量100吨左右。佤联军的另一经济支柱是生产“冰毒”。
        佤邦首府邦康挨着云南省西双版纳州的勐连县勐阿口岸,10多年前还只是个仅有几十间草房的小村落,现在已变成了一个热闹的小城镇,酒楼、饭馆、茶楼、舞厅、夜总会、卡拉 O K林立。记者4月14日到达邦康时,看到的是美好的生活场景:一群群10来岁的孩子,驾驶着价值数十万的皮卡车欢度泼水节。这些富人的孩子,其家庭财富绝大多数来自毒品。
 解密世界头号“鸦片王国”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街头不时可以看见背着枪的孩子,有的不足10岁。他们多是佤邦历年战争中的“烈士遗孤”(约有1000多人)。政府为了抚养他们,于是娃娃兵满街可见。
        赤贫和暴富同时生长在这块长期战乱的地方。如邦康有一贩毒人家:粗泥大盘里盛着味道一般的食物,海碗里却斟的是名酒“路易十三”,一喝就是上十瓶。中午,拖几只麻袋到房顶晒太阳,里面装着成捆的人民币,这样的麻袋装满了一间房。问这个富人为什么不把钱存到银行?答曰“不愿被人知道自己有多富!” 
       1
        制毒贩毒
        百家毒工厂黑钱滚滚国际头号大毒枭换了一人,正被开出200万美元悬赏捉拿
        据国际禁毒组织调查:该地区约有100余家毒品加工厂,生产海洛因、吗啡、疯药等。仅疯药年产量就达2亿粒。佤邦联军生产的疯药是橘红色,印有 W Y商标,占金三角地区疯药总产量的60%;坤沙集团残部生产的疯药为紫色,印有“99”商标,占疯药产量的30%;其余10%为各个小贩毒集团生产的杂牌货。
        缅甸金三角地区生产的海洛因、疯药等毒品通过几条渠道非法运往欧美和世界各地。
        由于毒品销量激增,黑钱滚滚而来,目前佤联军头目魏学刚已取代坤沙成为国际头号大毒枭,美国政府开出与坤沙等价的200万美元悬赏捉拿魏。魏学刚是佤族人,与大哥魏学隆、三弟魏学棠原在坤沙麾下。与坤沙决裂后,成立“佤邦自治区”。魏为漂洗贩毒赚来的黑钱,还在大其力开了个公司。记者问起此事,当地官员解释说:“他和坤沙一样,转行不干毒品了,现在做的是正当生意。”
 解密世界头号“鸦片王国”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2
        暂种移民
        佤邦政府农林水利部部长赵文光将军说4万烟民南迁种粮日子好了
        接受我们采访的佤邦政府农林水利部部长赵文光将军(他正是1990-1996年佤联军与坤沙作战时的前敌总指挥。)向记者介绍佤邦时说:“佤邦政体很多方面都是向中国学习,比如设公安局,部队的‘三·三’配备。目前,佤邦58%的区域已完全或部分禁种罂粟。我们政府向国际社会的承诺是——2005年境内彻底禁绝毒品。”
        他简短回答了记者提出的问题:“1989年佤联军脱离缅共时,我是214师师长。
        “坤沙的装备好,枪全是美制 M16;他们守,我们攻,仗很难打。但我们的炮多,是8比1,所以他打不过我们。打坤沙时,李自如是副总司令,我是参谋长,后期我是前线总指挥。
        “坤沙投降的几个原因是:迫于国际社会的压力、缅甸政府的压力、佤联军的攻击。佤联军以1000多人的伤亡打下坤沙地盘后,使佤联邦控制地区扩大了70%。”
        从坤沙手里夺取的那片土地,位于缅甸和泰国的交界地区,包括勐阮、万洪、霍邦、勐它兰等地。
        据赵文光介绍:从1999年到2000年,佤邦从北部山地移民4万去开发南部。这首先当然是出于战略移民,赵说:“因为南部地区的少数民族如拉祜族等不服气,一直在武装对抗。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把大山上的烟民迁到南部平原上去,把烟民变成真正的种养植农民。
        赵说:“南迁工作正是由我们负责。移民一路上跳车的、逃跑的、害病死的……大约有1000多人。但现在好了,他们种的粮食吃都吃不完。为了战略移民,特区政府平均在每人头上花了1000多元(人民币)。
 解密世界头号“鸦片王国”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3
        东西思维
        佤邦不认是“恐怖组织”官员说政府对全世界承诺2005年无毒
        赵的手下、农林水利部办室主任周文高说:“我们非常反感美国把佤联邦列入恐怖主义组织。美国人在卫星上一看,就说佤邦的孟片、孟波区去冬今春的鸦片种植面积扩大了五倍,3月份联合国禁毒组织的一个老头跑到佤邦来,对我说‘你们坏’。我当时就反驳他说‘洋老头你这是在放洋屁!佤邦政府和鲍有祥总司令早就对全世界有承诺,到2005年后,在佤邦地区发现还有一点毒品、一粒种子,就砍了鲍总的头去见缅甸政府。现在离2005年还有两年,农民想‘反正过两年再没得种了,所以出现种植反弹也是正常的嘛……’”
        周文高认为那是西洋人不了解东方人的思维,理由是:现在种并不妨碍2005年无毒。
        赵文光举例说:“今年1月19日,在你们广州破了一个把300多公斤海洛因装在柚木里的毒品大案,那边审出结果后通知佤邦这边配合抓人。我们4月9日出动,当场打死两人、抓获11人,都移交给了中方。怎么能说我们是贩毒的恐怖组织呢?”
        赵还说佤邦目前面临的两个危险:一是忧心忡忡的缅甸政府军,一直准备在适当时机,像“解决”坤沙集团一样,“解决”佤联军。二是他们这批人也在担心种贩毒问题会死灰复燃。
        他带记者们到了佤联军独立团垦种的五万亩橡胶林地,这是佤邦政府在得到仅有中国、日本实际援助下的替代改植品。
        在这附近一个叫芒儿村的村子里,村长岩当接受了记者采访。岩当说,这里原来漫山遍野都种了罂粟。1997年,在中国的援助下,改种粮食和橡胶。但人们仍偷偷在后山上种些罂粟。这是因为烟民农业技术太差,每年打的粮食不够吃。
        邦康当地人偷偷告诉记者,种植毒品现在已经完全集团化,所有进入毒品种植主产区的路口,都有人把守,外人不得入内。一家当地人开的旅游公司有一项目,竟然是“观赏大烟花”,在导游小姐的带领下,记者在邦康后山腰的旅游景点“莱凉山庄”旁,看到了残存枯干作物的罂粟地。
        当地人说:在离邦康二三十里的一些村庄集镇赶街的日子,才能看到鸦片摆卖。不过现在隐蔽多了,一般不敢公开做。解密世界头号“鸦片王国”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4
        禁毒佳话
        解放军排长·佤王公主和“王子”
        一对有情人的姻缘富有戏剧性
        周总理彭德怀特批他们结婚
        记者跨境采访中,还了解到佤邦“禁毒”另有一段鲜为人知的佳话: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边防6团在中缅边境与国民党李弥残部作战时,侦察排长黄运书与刚从云南民族学院毕业的邦宏佤王公主、民族工作队员胡桂明产生了爱情。按佤人习俗,族人不与族外人通婚,王族不与平民通婚,何况胡桂明是佤王唯一的女儿很受佤王钟爱,幼时就已许配给一个佤族部落头人。佤王甚至对胡桂明当时参加解放军、出去工作都很有意见。而按当时解放军的规定,军官不得与富农以上成分者结婚,胡桂明出身却是封建王族,部队领导认为女方“成份太高”。
        云南沧源县政府后同意黄和佤族公主结婚,但两人的恋爱却遭部队领导和佤王胡忠华的反对。以后的发展很有戏剧性:小公主对佤王以死相逼、黄运书一路向上反映情况。最后有关部门一直请示到了周恩来总理那里,周总理作出了“同意”批示;1956年底,由当时的国防部长彭德怀亲自批准,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1957年,黄运书和胡桂明生子黄卫明。
        “王子”当了中国的公安局长
        境外佤人见面强要跪行君臣之礼记者一路查找,终于采访到黄卫明本人。黄卫明成年后成为中共党员,1990年33岁时出任沧源县公安局长,现任临沧地区公安局禁毒分局政委。中国的公安局长仍是佤人心目中的王子,因邦宏佤王以前统治地域地跨临沧地区和今佤联邦勐冒县、南邓特区一带,现在境外的上了点年纪的佤人见到黄卫明,仍强要给他下跪行君臣之礼。
        利用特殊身份过境铲毒
        “王子”的影响促成跨境禁毒
        黄上任时沧源县境内毒品泛滥,是临沧地区最大的毒品过境县,毒源就是与之山水相连的佤邦。他了解到佤邦高层领导中,有半数人是沧源人,如其头号人物佤邦联合党总书记赵尼来,副书记肖明亮、赵文光等,黄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频频过境作佤邦高层的工作,以求铲除毒源。
        在黄的影响下,上世纪90年代初,佤邦还专门出台了《针对向中国走私偷运毒品的内部惩处条令》:向中国走私毒品,抓到一件(700克)的,判刑5年;抓到两件判处10年;抓到10件以上者,判处死刑。因为当时缅甸政府还不承认佤邦自治政府,佤邦起草这个文件时,还把黄卫明叫了过去商议,最后搞成了这个与中国政府跨境禁毒的“君子协定”。
        从1994年起,佤邦毒贩把通道转向南部的泰国边境。沧源县过境的毒品锐减,一年只查到几百克。当时的云南省公安厅长、禁毒委主任刘选略誉之为“沧源禁毒模式”,号召云南省各地学习效仿。
        黄在佤邦地区的独特影响从一桩毒案上可以看出来:1995年他刚一调走,沧源县毒品问题就又开始抬头了。1996年5月,在广州破获的一起多达500多公斤的毒品案,最后查明就是由佤邦毒贩、过境沧源县走私运到广州的。于是乎再经过一轮严打整治,外事交涉,沧源毒品过境问题才重新压住。
        5
解密世界头号“鸦片王国”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