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世龙的博客

一个一直奔走在路上的新闻人

 
 
 

日志

 
 
关于我

博主为资深报人,湘籍人士、长于鄂西、客居广东,其家为“长沙十大藏书家”之一。1993年入行至今,历任现代人报、粤港信息日报“粤港周末”、南方周末、羊城晚报、中央电视台记者和新周报总编辑(新周报被外电评为2004年中国最有影响力媒体。是年以停刊三期整顿名义荫死。2010年复办新周报周末版,再任总编辑。再因新闻纸强转文摘愤而辞职)、曾历任北京(主持并设计民主与法制时报改版)和云南(滇池晨报)二报执行总编、广东省出版集团时代周报第一副总编辑。现任武汉长江商报执行总编缉。

网易考拉推荐

打完架老师住进了医院  

2006-04-25 14:27:00|  分类: 《我们竟然百孔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完架老师住进了医院 - 赵世龙 - 赵世龙的博客
    多年后终于在社会的历炼中品咂出“红尘的孤独弃世感”是怎么回事,拜教育之赐予我的多疑敏感偏执狂悖与愤世嫉俗也将相伴终生。在外晃荡的那一两个月里,我经常翻墙溜出去看电影,记得还曾拖上刀儿一起逃课去看名叫《浦田进行曲》的日本电影。更多时独坐在校墙根的长草丛中,忧独怅远地望着排排灯火辉煌的教室,瞳孔中映着暮色光影,心里满布着深深的阴翳,对着那片片光明的学习场景。数年后已成长为青年的我,坐在窗前,虚寂地追忆着这段逝水年华,心里仍涌起阵阵苍凉。
    那个初上讲台老笑个没完的稚嫩老师小鱼儿,已经成长为拿腔拿调的“老先生”模样。可是他教学实在比彭老师要差很多,具体体现在不能把复杂的问题让学生简单地明了化,再就是不能将枯躁的数学课上得吸引受众,加上他的上任是覃强行弹压下来的,当时就有好几个一心想考个好大学的好学生、班干部,私下串联准备联名写信向学校反映此事,不愿意接受新来的大学才毕业且没有教学经验的毛头小伙子老师。他们罕见起事的目的、出发点很明确,就是一切惟高考,耽心自己数学成绩因换了水平明显差了一档老师后受影响。从这个角度出发,他们是敢于公开闹的,因为谁也不敢说他们为自己高考争取利益的不是,除了班主任亲自出面做工作弹压。
    有了前面这事的铺垫,加上小鱼儿老师上任来二月后的高一上学年期终考试,数学成绩全班的总评分都不理想,他的压力也很大。在这种沉重的压力下,老实人也有了脾气。小鱼儿也时常象初中的物理邓老师一样,对着上课讲话、开小差的学生丢粉笔头子弹,拍桌子,还特别喜欢找班主任告状。有时还大发教师威权的脾气,赶违反纪律的学生出教室。
    这天,对数学向来烦恶的我,难得对一道解析题来了兴趣,低着头在纸上划拉来划拉去,反复演算。正在黑板上抄写解题工式的小鱼儿却突然转过身来,大力拍着讲台,指着我喝道:“赵石头,你个混账东西,给我滚出去!”被骂得莫名其妙的我一脸无辜,抬起头目瞪口呆地望着他,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转眼间就明白过来,他一定是听到坐在我前面一排的、因动不动就脸红透底而得绰号“杨二关公”的同学在讲小话,一怒之下转过身来遁声觅踪,一看就是我所在的那一堆,先入为主认为一定是我在违反纪律,不由分说就要赶好难得遵纪守法了一回的我出教室去。我给他闹得简直啼笑皆非,质问他凭什么无缘无故要赶我出去,凭什么当众冤枉是我讲了话?余此时已失去了耐性,他可能觉得这段时间以来背负的包袱太重了,叫学生们欺负得狠了,实在太没面子,居然眼睛红红地冲下来拉拽我,非要把我赶出去教室。
    那时我高已长到1.74米,加上几年来刻苦的体育锻炼,颇有爆发力。小鱼儿老师那时个头才1.65米,差不多矮了我大半个头,根本拉不动我,我不想和他站着角力,强行坐下。他就很用力地用拳头擂我腰肋后背。我知道他搞错了对象,死认是我不放松,而且因为他的固执错误搞得双方都下不来台,想着他毕竟是老师,实在不想让他下不来台,但我不能无缘无故给人这么冤枉,是他不给自己和我下台机会的,老在我背后粗暴地动手动脚,闹得我实在颜面无存没法忍受了。于是我开始大声叫嚷:“哎,老师打人!老师打人了噢!”见他还不住手,再次警告他:“事不过三,你再打,我也要还手了。没有哪条规定老师可以打学生,我是被你逼得自卫还击的。”小鱼儿仍不住手。我强撑着坐那忍受他的刺拳、擂拳,一边大声数着数:“一、二、三……”直数到九时,再也忍耐不住,跳起身暴喝一声:“你再打我就要还手了。”小鱼儿老师象个赌气下不来台的小孩,就是不肯停手,还在那用刺拳擂我腹肋,我一怒之下侧身推开他,他挥起拳头再度袭来,不防胸腹中了我重重一腿,向后倒去,手扶了一下课桌才稳住子,再挥舞着拳头愤怒地扑将上来,我再起一腿踹到他胸口正中,这下就挨得重了,他穿的蓝色干部装上多了两个很明显的灰脚印,向后倒在了课桌面上。
    戒儿见老师和学生打起来了,怕我把小鱼儿打伤了事情闹到不可收场,跳过来一把连臂箍住我,小鱼儿却如孩童打架般,有吃了亏找补的心理,见我手臂被戒儿箍住,有便宜占,趁势冲过来在我头上后背上又重击两拳。我大怒之下奋力一挣,甩开戒儿,就要和他展开搏命大战,班长“二过连”和物理科代表“拢得圆”一起冲过来隔开了我们。一堆人拉架劝架,二个如公牛顶牛般互不服气的师生还在那左冲右突,这课也没法上了,教室里乱成一团。所有人都不知怎么办才好。特别是那些乖乖女生,简直被刚刚发生的事惊得瞠目结舌,不知所措。他们几曾见过有如此胆大包天的学生,敢在课堂上和老师公然开打?“二过连”赶忙跑出去找覃老师过来灭火,找了一圈也没找着。小鱼儿课也没法上了,气得关上教室前门站在门口气得直发抖。戒儿见事态闹得太大,传出去恐怕要轰动全校,他想息事宁人,也为我着想,要我离开教室先回去避避风头,“刺头事主”离开教室,好让老师在同学们面前有个转弯的余地。我也就就坡下驴,拉开后门出去了。晚自习时覃有事也没来,估计这事他还不知道,想着反正不是我没理,也懒得去理会。下了晚自习就回家了。
    第二天出完早操,我从足球队回到班上上早自习,几个同学很紧张地告诉我,说我把余老师打得住院了。开始我还以为是玩笑话,待几个同学很认真地跟我说这事,我才半信半疑起来。戒儿和我连问几个人,包括班长二过连,都说的确余老师昨晚半夜(其实是今日凌晨)肚子疼得不行,自己强撑着跑到班主任覃老师留宿的那间休息室敲门,恰好覃那几天也没回在镇中的家,覃就近跑到我们班住读男生的寝室敲门,叫了几个同学一起把他送到县人民医院挂急诊。绰号“杨二关公”的杨X是护送他入院的学生之一,他比较老实憨厚,而且是昨天讲活惹出我和余这场是非的事主,我从他口中确证余老师真的病急住院了,这很吓我一跳,我纳闷他怎么那么不经打?我下脚还是留了点情的,毕竟是老师,我只是被他搞得没办法了才还的手。忽然想到他诊断的病情,问杨:“余老师检查了?医生说是什么病?”杨很肯定地说:“医生说是急性发作的阑尾炎,都快要穿孔了。要是再送晚个半天,就可能危及生命。”
    一听是阑尾炎发作,我这才放下心来。我多少懂点医学常识,知道阑尾炎发作是怎么一回事,阑尾炎发作一般要从出现病灶、到病变再到发病,须经历二个月以上的时间,可见余老师入院所患的阑尾炎这病,不可能是被我打出来的。最多是和我使力斗气时促发病灶提早发作,但这也可能是好事,也许救了他还说不定。但想想心里还是有愧,毕竟昨天他才和我这么闹一场,半夜就病急住院了,我或多或少还是脱不了干系。中午和父亲要了点钱,说老师病重住院了,我得买点礼物去看看他,父亲很爽快地就掏钱了。课外活动本来校队要训练的,我和戒儿特地向教练请了假,拎着买来的水果和罐头去看才和我打完架入院的小鱼儿老师。小鱼儿是个很单纯的人,也是个很有肚量不记仇的人,他见昨天才和他起冲突的顽劣学生,今天居然专程来看他,顿时感动得眼泪汪汪。我专门向他解释昨天的事,说我平时虽然很调皮,但那时天却的的确确不是我讲话,戒儿从旁证明,说讲话的是“杨二关公”,与我无关,余于是也很为昨天他的冲动和冤枉我而感到过意不去,师生尽释前嫌。
    那以后他对我很是另眼相看,一般情况下,我也很给他面子,上数学课很注意不搞些整蛊的事,最多打打瞌睡什么的。他也不以为意,只偶尔客气地点醒一下。过了阵子,我突然纳闷起来,覃老师怎么好象完全不知道这事的?从来没问过我和老师打架这事,而且他在班上放的耳线众多,这么大的事,那个最爱打小报告的副班长“肚丁”不可能不去报告。但察颜观色,却看不出任何他知道这事的痕迹。有天我专门向“杨二关公”打听,杨说覃当天下午课外活动就知道了,但他一直不在班上提,当晚干脆借故不来巡查晚自习。当晚后半夜余病急住院,他处理完这事后更是装糊涂,好象完全不知道发生过这么大的事。让我不得不佩服他的处事的定力和老辣。事后戒儿几个仔细分析,认为覃可能出于爱面子,所以才放过了我,他不想班上出了这么重大“师生打架丑闻”的事传扬出来,这种事往往是“屎不臭搅起来臭”,而且他也调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我是被冤枉的,余老师课堂上的处理手法也的确有些过份,覃只是私下偷偷警告了下肇事者“杨二关公”,要他不要再上课讲话,并写了份保证书交到他那存档。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