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世龙的博客

一个一直奔走在路上的新闻人

 
 
 

日志

 
 
关于我

博主为资深报人,湘籍人士、长于鄂西、客居广东,其家为“长沙十大藏书家”之一。1993年入行至今,历任现代人报、粤港信息日报“粤港周末”、南方周末、羊城晚报、中央电视台记者和新周报总编辑(新周报被外电评为2004年中国最有影响力媒体。是年以停刊三期整顿名义荫死。2010年复办新周报周末版,再任总编辑。再因新闻纸强转文摘愤而辞职)、曾历任北京(主持并设计民主与法制时报改版)和云南(滇池晨报)二报执行总编、广东省出版集团时代周报第一副总编辑。现任武汉长江商报执行总编缉。

网易考拉推荐

打打杀杀村官选举似战场  

2006-04-18 23:46:00|  分类: 《调查中国》及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星村执政乱了套 
 
    村民代表投票取消由村党支书兼任社长的村经济联社,书记则召开会议要开除村委会主任党籍,村委会与村党支部尖锐对立---
    这是广东省实行村官直选以来,在广州市白云区石井镇红星村出现的典型矛盾。双方矛盾的焦点就集中在村里的账务上,原来的把权者把持账务不肯交接不让查账,新上任的村委则面临着一个没有财务的空摊子,村里事实上出现了势如水火的两套执政班子。
    事情闹闹嚷嚷地弄到报社来,相关资料由领导转到我的手中。因此题材集中反映了中国基层民主的现状,使我有了深入调查的兴趣。
    据广东省民政厅基层政权处处长王先胜透露,自去年实行村民直选,广东省各地两委会没有实行交叉任职的村就有10294个,占农村村委会总数的43%。到2002年5月份,全省就有807个民选村主任不得不辞职。这更让我有了深入调查和记录这一基层民主进程中集中发生"故事"的村落。
    选择此题材写报道,主要在于它的深度新闻价值--在全国范围内普遍推行的村民自治,在广东已滞后近十年。红星村的问题,相当集中的反映了中国基层的民主现状,以及面临的一系列机制问题。广东既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同时又被称为"离政治文明最远的地方",守旧势力相当强盛。当对体制的反思不能公开见诸报道和进行时,我就转向了详细调查和记录这民主的全过程。我认为这同时也是在记录一个时代变迁的缩影。
    事实也证明了我的新闻眼光。在我报道后,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都介入了采访调查,并作了大量报道。
   
                 民选村官会场似战场
                 数百村民大声吵闹,撕毁选票散落一地
   
    透视红星村实行村官直选以来的艰难之路、种种怪事,可以清楚地看到基层民主的诞生是何其艰难。1999年5月16日,红星村村民代表选举,场面充满火药味。第二天,村民们就因为直选的不公正,愤怒地跑到广州市政府上访。
    选举那天上午10时,在场的新华社记者刘茜看到,在红星村3社的选举会场,数百名村民在大声地吵闹,桌椅被推倒,一地皆是被撕毁的选票,选举已无法进行下去。而此时2社的选举会场更混乱,一名干部正抓住一名30多岁的妇女撕打,妇女的手上被抓出两道血痕;另一名40来岁的妇女愤怒地把一个选举牌扔到了旁边的水池中、一名老太太要投票时,旁边一个小伙子竟将她的选票抢过去撕了,他们马上被人扭住。
    石井镇镇委书记此时正站在桌子上指挥着选举,发现来了不相干的"外人",他先是让人赶记者走,在记者出示证件后,才指挥身边戴着公安袖章的人上人群中制止,把被扭住的人放了。
    红星村民对于村官直选的热情、投入,很大程度出于对一直牢牢掌握村务大权的一伙人(老村官)的强烈不满。他们反映,村民一直要求村务公开、要查账,但无论怎样合理的要求都得不到满足,因此村民的不满情绪一天天上涨。
    村民反映,镇里搞的这次选举先就内定了候选人,而为了此次关系到全村未来发展命运的选举,村里外出打工的人都漏夜回赶,选举前一天,他们也提出自己心目中的候选人名单交给镇里。但在选举这一天,他们发现选票上列出了11人,大都不是他们想选的,也不是他们提名的候选人。旁边的镇委负责人则说,选举也要党的领导,提出候选人也是为了加强党的领导,早就学习过相关文件的村民当即冲着他大喊起来:"你这样做是违法的!"
    其间一波三折,最后选出了村委主任梁国平(退伍军人)、村委副主任黄少英(私营业主)等。村里是晚鞭炮大作。 
    
                     支书一声暗示,众人挥拳而上
                     一伙村干部将苏翠芳打成了脑震荡
   
    记者在红星村调查,据村民反映:村里原有一家鞋厂,被火烧过后,有人出资2000万元要买,但最后竟然只1000万元就卖掉了;
    村里原有3000多亩地,近年来未经村民同意,就卖掉近千亩,且有300多亩没办任何手续,卖地的钱从来不公开;
    与外商的租地合同(30年)居然签成了每平方米每月租金才0.8元(在新任村官梁国平手里,租地每平方米每月12元还有人抢着要);
    9社原社长把卖地款拿去放高利贷;村里上半年光会议接待费就达24万元;
     支书梁桂森当了20年书记,已超出候选人年限规定,这次还要当支委候选人……
    村民们因此一直从镇告到了区、市有关部门,要求查账。
    当时大量土地非正常被卖,社里和承包人都不知情,突然断了生计的村民,竟得不到一点征地补偿。出于对村民负责,1998年12月27日,时任2社社长的苏翠芳在村里召开的1、2、3社社员大会上,有意站出来宣读报纸上登的"白云区透明处理征地款八公开制度,防止办事不公开,肥水流入干部田"文章。结果,村支书梁桂森当即一把抢过报纸,用肘撞她的胸口,对着下面喊:"今天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有我承担!"在这种暗示下,一伙村干部冲上来对苏翠芳拳打脚踢,苏被打成脑震荡。时至今日,打人者仍未得到任何处理。
    9社吴水娣的儿子黄绍东本是正当生意人,在村里颇有威望,而他又是反对村支委人选一派的,在选举前一天,镇派出所竟以"他是黑社会老大"为由,将其抓走。后又因毫无证据,不得不在一天后放人。
    《羊城晚报》及新华社等传媒当时即介入关注红星村直选问题。迫于舆论压力,红星村才得以直选村官。有的老人不识字,也口授投票人名,让别人一笔一划写出他们心目中未来的村官名字…… 
     
                你罢免我官职 我开除你党籍 
                红星村执政争到了白热化程度 
    
    村委会盖上大印,发通知给租用村土地的19家外资企业,要求自接通知之日起,在村委会工作理顺后,租金(目前每年达900多万元)要交由村委会指定人员、账号;而村党支部却另发通知,叫外商不要理会村委会,费用只有由村经济联社、村支部才能收,搞得外商无所适从。钱一直收不上来,村委会也就成了空摊子。
    村支书梁桂森一直把持着经济联社,村里的主要支出都由他一支笔审批,村里事实上存在"两支笔"。民选的"笔"是摆设,梁书记的"笔"又没法查。
    迫于无奈,也为了以后查账不被人做手脚,村委会将那伙人控制的存放账本的大木柜强行上锁。那伙人也怕村委会动了"他们"的东西,在柜子上又加封盖了村经济联社章的封条。
    在村民强烈反映下,今年4月3日,镇里组织召开了有村委、村党支部参加的"两委会",宣布"落实政策",把村财务审批权交由村委主任梁国平,由他以后"一支笔审批"。可那边移交过来村里的一个账户,竟然只剩下118元!
    此事传出,村民一片哗然。
    据知情人说,村里这些年光卖地就至少有几千万元收入,村民没有得到一分钱征地补偿,巨额集体财产去向不明,查账的呼声更加强烈。最后村党支部被迫公布了今年1-4月的开支账目。在这份账目中,红星村一年才900多万元的收入,1-4月份就花去了500多万元;老村委的人搞了一条不到200米的自来水管,竟然列账200余万,贵过天价。
    在这种现行"体制"下,村里乱了套。连供水系统都搞出了两种:党支部搞8英寸管,村委会搞12英寸管。一条村各吃各水,重复建设,浪费集体资金无数。今年5月,700余人联名上告,提出"要求查账、取消经济联社、罢免村党支书梁桂森"三项主张。
    不久前,村委会向信用社发去信函,要求更换村里的印鉴,冻结所有账户,封存所有村里的经济往来账目,以备以后查账所需。但信用社并没有理会该函。为此村委会发出警告,声明若信用社不即时冻结一切村财务资金运作,将由信用社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2001年6月16日,由村民代表表决通过,取消村经济联社,免去村支书兼任的社长职务。两天后村支记则召开会议,会上与梁国平发生矛盾,村委主任退出会场,于是村支部决定开除村委会主任梁国平党籍。
    6月27日,红星村民委员会登报声明,取消村经济联社,免去梁桂森兼任的社长职务,废止该社所有印鉴。一周之后,村经济联社登报声明称,该社是合法注册的集体经济组织,法人代表为梁桂森。
    红星村执政之争达到了白热化程度。 
    
                  骄横的梁桂森在村民大会上公开宣称:
                  你们想查账?混账就可以!
    
    从2001年6月至今,民主海选出来的村官在红星村上任已一年有余,仍无法主持行政。村里事实上存在两套执政班子---以村党支书梁桂森为代表和一帮落了选不肯放弃权力的老村官势力,以村经济联社为阵地,控制了村里几乎所有财政,还直接控制了村治保会,拒绝交出所有经济往来合同、村经济发展公司印章、账本。海选上来的村官面对的是没有一分钱财政资金来源的空摊子。
    该村17社民选上来的社长梁振锋也面临无法"执政"的问题。该社共198票,有138票要求罢免仍掌大权的原社长(已落选),要求查处其在职期间的严重经济问题。村党支书梁桂森却不理会民意呼声,支持已经落选的梁自强,新社长无法行使工作职能。该社90多人联合签名反映到镇里,石井镇来人竟然不是调查问题,而是追查"是谁叫你们签名闹事的"?
    红星村民说,选村官的主要动力就是出于对原来那帮人的不信任,希望选出的村官上台后能够还出最基本的民主要求---"查账"。但这些要求在选出新村官后,仍无法实现。梁国平走马上任后,多次带着材料到镇、区一级部门反映情况,要求查账,实行村务公开,但没得到上级的任何支持。
    梁桂森因此愈加骄横。据村民反映,梁书记在去年9月召开的村民代表大会(有镇领导在场)上公然宣称:"你们想查账?混账就可以!"村民说:"村支书的老婆在村委会只搞搞两间办公室的卫生,每个月就拿四五千块!"
    2000年7月,在新选村官后召开的一次大会上,石井镇人大一位领导站出来说:"过去的账一律不准再查。"村民代表说,由于上面有人撑住老班子,村财务黑洞无法曝光,可越是这种状况,他们就越想知道那"不准查"的后面,到底有多大多深的黑洞?
    梁国平对此现状,一直感到很压抑、委屈和不解。他称:"我作为红星村直选首任村官,按一法两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广东省实施办法、广东省村民委员会选举办法)规定,村里所有支出应由村委会主任一支笔审批,作为村委会法人代表,我竟然连查查账都没办法,难怪村民骂我。"
    石井镇委书记龙泽文就此事接受记者采访时表态,镇里将派出调查组进村,视调查结果再提出处理意见。 
    
                 经济联社终于取消,村支书"同意"查账
                 治保会监察队大动干戈
    
    村民代表投票取消经济联社后,村里发生连串怪事。
    6月18日,由于历来积下的矛盾,村支部控制的治保会和村委会组织的监察队大打一场,伤了20多人。当晚8时多,村监察队接到电话报警,说有一伙四川人在档口打电话,不给钱还勒索,监察队接报立即出动。刚到现场,那伙人二话不说,拿出早已淮备好的刀棍扑过来殴打、追斩,致使四人受不同程度轻重伤。在村民帮助下,当场抓获一人,另四人骑摩托车逃掉了。
    那名抓到的歹徒被送到村治保会,准备交由公安机关处理,不料竟被治保会人员放掉了。晚上9时多,村民送受伤的监察队员到邻近的省司法警察医院,恰好那歹徒也被送来医院,该歹徒立即被村民再次抓住。约20分钟后,四名来历不明的人来医院想抢走那名歹徒,未能得逞。村民报警后,晚上10时多,村治保主任刘仲平带着石井派出所四五名民警来到医院,先去看看那名被抓的四川人伤情如何,然后下令关闭医院大门,不准人出入,说今晚绝对保证村民人身安全。
    凌晨1时多,5名歹徒手提木棍冲进来殴打村民;凌晨2时多,又有几十名歹徒冲进医院,手执铁铲、钢条、木棍,见人就打。因为医院大门被警方关闭,手无寸铁的村民被打得头破血流,无路可逃,在场的石井派出所一李姓副所长和三名民警,却眼看着村民们被打不加制止,致使多人受伤。幸亏20多分钟后防暴警察赶到,才控制了事态。歹徒却趁乱全部脱逃。
    6月20日上午,村监察会成员梁永成向石井派出所指证村治保会人员在案发当晚,擅自放走被擒歹徒一事后,下午2时多,梁永成恰好上完厕所出来,村治保会副主任黄国干带着多名治保人员,将梁推进厕所打得浑身是血。三名监察队员上前劝阻,也被打得吐血。村民气愤指证说,去年在6社选举中,也是这伙人在会场对村民小组长黄绍有兄弟进行殴打,搅乱选举会场,制造恐怖,最后达成另一人上台的目的。
    打人之事至今没有得到任何处理,村民们讲起此事无不愤恨难平。
    迫于压力,村支书日前终于"同意"查账,但要求由镇里派人来查。村民担心书记有后台,镇里来人信不过。红星村于7月29日召开村民代表扩大会议,最后以绝大多数票通过,同意聘请市级以上有专业技术资格的审计部门来查账。
    但梁书记却不能接受民主投票的结果。查账问题未决。
    后记:在见诸报道后,一名自称姓梁的人(听声音很象是在电话里拒绝我采访的梁桂森书记)打电话到羊城晚报找到我,首先问对方给了我多少钱?然后威胁说要找人打烂我的头,大骂了几句挂了电话。其时广州市民政局、公安局监察局等有关部门成立了调查组进村调查,广州市公安局并派出纪检人员调查当地派出所警员执法枉法和涉黑问题,但事后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广州市白云区石井镇人大秘书长秦兆波在我报道后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说:"红星村'乱套',是那么回事,但这个记者以及文章受到了省委宣传部的点名批评。"事实上我本人和报社都没有因此报道受到任何批评。梁桂森支书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竟然否认我所作的报道的一切真实性,说:"这个报道,一切都是假的。"
    《人民日报》记者问:"有村民投诉,港商刘某是你的亲戚,租赁5亩多土地,但在村里的财务公布栏上只记下2亩。那么,究竟是5亩还是2亩?"梁支书坚持说:"是2亩。"(而据《人民日报》记者调查:经查实,另外3亩地被港商刘某以每平方米0.5元的超低价租赁,无法向村民公布,梁支书不得不用谎言掩饰。)
    问:"而广州电汽化铁路征地究竟多少亩?"
    在旁附和梁桂森支书的村支委成员梁玉尧抢先答:"是37.2亩。"
    这就明确无误:红星村不翼而飞了9亩地,总值189万元!
    梁桂森几乎是愤怒地更正说:"怎么说是37.2亩?表格上也是28.2亩嘛……"
    在场的其他村支委成员,梁远清副支书、苏绍果支委此时一同陷入沉默。有迹象表明:整个红星村支部对这笔巨额征地款的去向讳莫如深。
    2001年11月15日,在白云区石井镇委主持的所谓调解下,红星村支书梁桂森与村主任梁国平"握手言和",一年半以来两位村级负责人互不理睬的僵局至此打破。现场采访的央视《新闻调查》栏目组记者拍下这一镜头后离去。
    后来记者再获悉一组石井镇红星村的财务数据:截至1998年止,该村15年来共借出银行贷款1.4亿元,为此付出利息逾1881万元。有村民对这笔款项提出强烈质疑:红星村几乎谈不上有过什么项目需要使用如此巨额借款。其推测是:所付利息纯属"代人受过"。
    梁国平主任也认同这一说法:假如追查这笔贷款的使用去向,必将牵连出某些幕后责任人。所以镇区政府坚持由他们安排查账,不同意市里和村民要求的由他们选调专业人员来查账。这里面是很有玄机的。
    其后石井镇公布:经核查过红星村的账目,梁桂森支书二十年来"一支笔"控制的村财务不存在任何问题。但村里民心向背,大势不可阻挡。梁桂森书记在下一任党支部的选举中终于落选,梁国平村长众望所归担任了村党支书。
    红星村终于归于平静。

 
  评论这张
 
阅读(6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